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69(六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波斯匿王往詣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婆羅門種常生婆羅門家,剎利種常生剎利家不?」

佛告王曰:「汝今不應作如是語。何以故?有四種人:一者從明入明,二者從明入冥,三者從冥入明,四者從冥入冥。何謂從冥入冥?若有眾生生於下賤、貧窮之者,或生魁膾技巧之家,或身羸瘦,其形極黑,聾盲瘖瘂,諸根不具,為他作使,不得自在。如此之人,或身行惡業,或口作惡業,或心念不善,身壞命終,墮於地獄,是名從冥入冥。如從廁出,復入一廁,我說此人從冥入冥。

「若如此人,生於下賤及魁膾技巧,或身羸瘦,其形極黑,聾盲瘖瘂,諸根不具,為他走使,不得自在,是名為冥。若如此人,能身行善,能口行善,能意行善,身壞命終,得生天上。如此人從地而起,得昇於床。從床而起,得乘於車。從車而起,得乘於馬。從馬而起,得乘於象。從象而起,得昇宮殿。以是緣故,我說從冥入明。

「何謂從明入冥?若有人生於剎利家,或復生於婆羅門家,或生大長者家,多饒財寶,巨富無量,庫藏盈溢,多諸僕從,輔相大臣,親友眷屬,亦甚眾多,身形端正,有大威力,如是之人,是名為明。若此之人,身行惡業,口行惡業,意行惡業,身壞命終,墮於地獄。如人從宮殿下墮於象上,從象上下而乘於馬,從馬上下而乘於車,從車上下而坐於床,從床而下墮落於地,從地而墮墜於糞坑,我說此人從明入冥。

「何謂從明入明?若有人生於剎利大婆羅門家,或生長者,多饒財寶,巨富無量,庫藏盈溢,多諸僕從,輔相大臣,親友眷屬,亦甚眾多,身形端正,有大威力,此名為明。如此之人,身行善業,口行善業,意行善業,身壞命終,得生天上。如似從一宮殿至於宮殿,從象至象,從馬至馬,從車至車,從床至床。如此之人,我說從明入明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大王汝當知,  貧窮不信者,
瞋恚懷嫉妬,  恒起惡覺觀。
邪見無恭敬,  沙門婆羅門,
持戒及多聞,  見則加罵辱。
設有少財物,  無有奉施心,
毀罵施與者。  如此之業緣,
必墮於地獄,  是業墮地獄,
名從闇入闇。  大王今當知,
貧窮好施者,  有信無瞋恚,
慚愧而好施,  沙門婆羅門,
持戒及多聞,  起敬禮問訊,
常行正善行,  自施讚施者,
受者亦讚嘆。  如是至後世,
生三十三天,  此名從此闇,
將入於明處。  大王又當知,
大富而不信,  心常懷瞋恚,
常起貪嫉妬,  邪見不恭敬,
沙門婆羅門,  持戒及多聞,
見則加罵辱,  無有奉施心。
從此而命終,  墮於惡地獄,
名從明入闇。  大王又當知,
大富信無瞋,  慚愧得具足,
能捨大慳心,  沙門婆羅門,
持戒及多聞,  起敬而問訊,
常行於正善,  自施讚施者,
受者所歎譽。  捨此身命已,
以是果報故,  生三十三天,
此名從於明,  而入於明處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