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70(七〇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波斯匿王於日中時,乘駕輦輿,往詣佛所,身體塵坌。爾時,世尊而問王言:「大王!何故以日中來至於此,身體塵坌?」

王白佛言:「世尊!國事廣大,眾務猥多,斷理庶訖,來詣佛所,以是之故,身體坌塵。」

佛言:「大王!我今問汝,隨汝意答。大王!譬如有人從東方來,稟性正直,未曾虛欺,為眾所信。設語王言:『今者東方有大石山,上連於天,下連於地。從東方來,其所歷處所,有林卉有生之類,悉皆摧碎。』南西北方,亦復如是,皆為眾人,深生信心,亦相謂言:『今者四方有大石山,一時俱至,又無孔穴可逃避處,天龍人鬼,有生之類,咸皆碎滅,甚可怖畏。』」佛告王曰:「當於爾時,設何方計而得免難?」

王言:「世尊!當爾之時,更無方計,唯信佛法,修行真行,更無餘方。」

佛言:「大王!如王所說,乃至除信佛法,更無餘計。大王!何故作如是語?」

波斯匿王白佛言:「世尊!設如灌頂受王位者,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,各嚴戰具,如此大山,無可共鬪,刀箭弓矟,無可用處。若以呪術,錢財貢獻,如此之事,無如之何,亦復無有求名捔力諍勝之處。是故世尊!我言應修善法,遠離虛妄,除信佛法,更無餘計。」

言:「如是大王!如是大王!老山能壞壯年盛色,病山能壞一切強健,死山能壞一切壽命,衰耗之山能壞一切榮華富貴,妻子喪沒,眷屬分離,錢財亡失。大王!有如是四方碎壞世間,隨逐於人,實如汝言,唯有修行真法,除於佛法,更無餘計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頌曰:

「譬如四方有大山,  廣大深厚無涯際,
從四面來一時至,  慞惶奔走無避處,
象車馬兵不能拒,  呪術財寶不能却,
如是大王無常山,  老病死山衰滅山,
殘滅一切有生類,  剎利首陀婆羅門,
乃至下賤真陀羅,  在家出家修梵行,
及以全戒至毀禁,  悉皆殘滅無遺餘。
是以智人應修善,  尊崇三寶行眾福,
身口及意常清淨,  現得名譽後生天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