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92(九二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彌絺羅國菴婆羅園。爾時,婆私吒婆羅門女新喪第六子,為喪子故,心意錯亂,裸形狂走,漸走不已,至彌絺羅菴婆羅園。爾時,世尊與無央數大眾圍遶說法。時,婆私吒婆羅門女遙見世尊,還得本心,慚愧蹲地。佛告阿難:「與其欝多羅僧,汝可將來,我為說法。」阿難受勅,即與欝多羅僧。婆私吒婆羅門女,尋取衣著,往詣佛所,頭面禮足。爾時,世尊為婆羅門女宣種種法,示教利喜,如昔諸佛,為說法要,施論、戒論、生天之論,欲為不淨苦惱之本,出要為樂。

爾時,世尊廣為說法,知彼至心欲離蓋纏,為說四諦苦習滅道。此婆私吒女聰明解悟,聞法能持,譬如淨白[疊*毛]易受染色。婆私吒女即於坐上,見四真諦,見法到法,知法度疑彼岸,自已證法,不隨他教,信不退轉,於佛教法,得無所畏,即從坐起,合掌禮佛,白佛言:「世尊!我今已得度於三惡,盡我形壽歸依三寶為優婆夷,盡壽不殺,清淨信向,不盜、不邪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,亦復如是。」時,彼婦女聞法歡喜,禮佛而去。

更於異時,婆私吒喪第七子,心不愁憂,亦不苦惱,亦不追念裸形狂走。

爾時,其夫婆羅突邏闍說偈問言:

「汝昔喪子時,  追念極荼毒,
愁憶纏心情,  彌時不飲食。
今者第七子,  遇患而命終,
汝備為慈母,  何故不哀念?」

時,婆私吒即便說偈答其夫言:

「從無量劫來,  受身無漄際,
由於恩愛故,  子孫不可計。
處處皆受身,  喪失亦非一,
生死曠路中,  受苦無窮已。
我了於生死,  往來之所趣,
是故於今者,  都無哀念情。」

其夫婆羅門復說偈言:

「如汝所說者,  自昔未曾有,
於誰得解悟,  而能忘所憂?」

時,婆私吒復以偈答:

「婆羅門當知,  往日三佛陀,
於彼彌絺羅,  菴婆羅園中,
說斷一切苦,  并與盡苦道,
修八聖道分,  安隱得涅槃。」

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
「我今亦欲詣,  菴婆羅園中,
諮問彼世尊,  除我念子苦。」

時,婆私吒復說偈言:

「佛身真金色,  圓光遍一尋,
永斷眾煩惱,  超度生死流。
如是大導師,  能調伏一切,
眾生咸蒙化,  故號為真濟。
汝今宜速往,  詣彼世尊所。」

時,婆羅門聞婦所說,歡喜踊躍,即時嚴駕,詣彼園中,遙見世尊威光顯赫,倍生恭敬。到已頂禮,在一面坐。爾時,世尊以他心智觀察彼心,知其慇重,即時為說苦習滅道及八正道如此等法,能至涅槃。

時,婆羅門聞是法已,悟四真諦,已得見法,尋求出家,佛即聽許。既出家已,修不放逸,於三夜中,具得三明。佛記彼人得阿羅漢,是故更名為善生也。已得三明,勅其御者婆羅提言:「汝可乘於所駕寶車,還歸於家,語婆私吒:『汝於我所,可生隨喜。所以者何?佛今為我說四諦法,又蒙出家,獲於三明,是故於我應生淨信。』」時,婆羅提乘車還家,時,婆私吒見車已還,問御者言:「彼婆羅門見於佛不?」御者白言:「婆羅門即於坐上見四真諦,既見四諦,求索出家,佛聽出家,得出家已,於三夜中,獲阿羅漢。」爾時,其婦語御者言:「汝今能傳是善消息,當賜汝馬及千金錢。」御者白言:「我今不用馬及金錢,我欲願往詣佛所,聽受妙法。」

婆私吒言:「汝若如是,實為甚善。若汝出家,速能獲得阿羅漢道。」婆私吒語其女言:「汝善治家,受五欲樂,我欲出家。」女孫陀利即白母言:「我父尚能捨五欲樂,出家求道,我今亦當隨而出家,離念兄弟眷戀之心,如大象去,小象亦隨,我亦如是,當隨出家,執持瓦鉢而行乞食。我能修於易養之法,不作難養。」婆私吒言:「汝所欲者,真為吉善,所願必成。我今觀汝不久必當得盡於欲,離諸結使。」時,婆羅門婆羅闍、婆私吒、并孫陀利,悉共相隨,俱時出家,皆得盡於諸苦邊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