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93(九三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毘舍離國大林之中。爾時,如來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。食訖,攝其衣鉢,并復洗足,坐一樹下,住於天住。時,有一婆羅門名欝湊羅突邏闍,失產乳牛,遍處推求,經於六日,不知牛處,次第求覓,趣大林中,遙見如來在樹下坐,容貌殊特,諸根寂定,心意恬靜,獲於最上調伏之意,如似金樓,威光赫然。見是事已,往詣佛所,即於佛前而說偈言:

「云何比丘樂獨靜,  如是思惟何所得?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我於諸得失,  都無有愁憂,
汝莫謂於我,  與汝等無異。」

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
「此中真是梵住處,  實如比丘之所說,
我欲論我家中事,  唯願少聽我所說。
沙門汝今者,  宴坐林樹間,
亦無有失牛,  六日之憂苦,
當知此沙門,  真為寂然樂。
汝亦不種稻,  何憂於灌水?
亦不憂稻穗,  有出不出者,
如是等眾苦,  汝今久捨離。
亦不種胡麻,  又不恐荒穢,
汝亦無如是,  耘耨之苦惱。
當知彼沙門,  實為寂然樂。
我家有草敷,  敷來經七月,
中有眾毒蟲,  蝎螫生苦惱,
汝無如是事,  沙門為快樂。
汝無有七子,  [怡-台+龍]悷難教授,
舉貸負他債,  汝無如是事,
沙門為快樂。  汝又無七女,
或有產一子,  或有無子者,
喪夫來歸家,  無有如是事。
當知沙門樂,  亦無諸債主,
晨朝來至門,  債索所負者,
無有如是事,  沙門為快樂。
汝無有朽舍,  遍中諸空器,
鼷鼠在中戲,  摚觸出音聲,
擾亂廢我睡,  通夕不得眠。
汝無有惡婦,  醜陋目黃睛,
中夜強驅起,  日夕常罵詈,
或說家寒苦,  或云負他債,
沙門無此事,  當知為快樂。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婆羅門當知,  汝言為至誠,
無賊偷我牛,  已經於六日,
無有如斯事,  真實為快樂。
我實無稻田,  而生乏水想,
又不憂稻穗,  有出不出者,
我無如是苦,  知為快樂。
我無胡麻田,  生草而荒穢,
我無如是事,  真實名為樂。
我實無草敷,  經歷於七月,
又無毒蟲出,  蠍螫家眷苦,
我無如是事,  真實為快樂。
我無有七子,  [怡-台+龍]悷而難教,
各自而債負,  為他所敦蹙。
我又無七女,  或產不產者,
喪夫還歸家,  我無如此苦。
我亦無債主,  晨朝來扣門,
徵索所負物。  又亦無朽舍,
滿中諸空器,  鼷鼠戲其中,
摚觸出音聲,  擾亂廢我睡,
竟宿不得眠。  亦無有惡婦,
黃眼而醜陋,  中夜強驅起,
日夕常罵詈,  或說家貧苦,
或云負他債。  都無如斯苦,
真實為快樂。  婆羅門當知,
汝不斷愛憎,  不得免是苦,
斷欲離諸愛,  然後得快樂。」

爾時,世尊為婆羅門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廣說如上,乃至盡諸有結,不受後有。時,尊者欝湊羅突邏闍得阿羅漢,得解脫樂,踊躍歡喜,而說偈言:

「今我極憘樂,  大仙所說法,
聞法得解悟,  都無諸取捨,
不虛見世尊,  遇佛獲道果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