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99(九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遊拘薩羅孫陀利河岸。爾時,世尊新剃鬚髮,宿彼河岸。後夜早起,以衣覆頭,正身端坐,繫念在前。時,彼河岸有祀火婆羅門祀火之法,餘應施與諸婆羅門,於天欲曉,即持祀餘,求婆羅門,欲以施之。過值於佛,爾時,世尊聞其行聲,即發却覆,[口*磬]咳出聲。此婆羅門既見佛已,而作是言:「此非婆羅門,乃是剃髮道人。」尋欲迴還,復作是念:「夫剃髮者,不必沙門,婆羅門中亦有剃髮。我當至彼問其因緣,所生種姓。」時,婆羅門即至佛所,問訊言:「汝生何處?為姓何等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
「不應問生處,  宜問其所行,
微木能生火,  卑賤生賢達。
亦生善調乘,  慚愧為善行,
精勤自調順,  度韋陀彼岸。
定意收其心,  具足修梵行,
晨朝應施與,  祠祀之遺餘。
汝今婆羅門,  若欲修福者,
宜當速施與,  如是善丈夫。」

時,婆羅門說偈答言:

「我今遇善祀,  此處真祀火,
我今觀察汝,  實度韋陀岸。
昔來祠祀殘,  每施與餘人,
未曾得如汝,  勝妙可施處。」

婆羅門即以此食奉上世尊,佛不為受,即說偈言:

「先無惠施情,  說法而後與,
如斯之飲食,  不應為受取。
常法封如是,  故我不應食;
所以不受者,  為說法偈故。
現諸大人等,  盡滅於煩惱,
應以眾飲食,  種種供養之。
欲求福田者,  斯處亦應施,
若欲為福者,  我即是福田。」

時,婆羅門重白佛言:「今我此食當施與誰?」佛言:「我不見世間沙門、婆羅門、若天、若魔、若梵能受是食,正理消化,無有是處。」佛言:「宜置于彼無蟲水中。」時,婆羅門受佛教已,即持置彼無蟲水中,烟炎俱起,[淴-勿+(句-口+夕)][淴-勿+(句-口+夕)]作聲。時,婆羅門見是事已,生大驚怖,身毛為竪。以驚懼故,更採取薪,以用祀火。

爾時,世尊即到其所,而說偈言:

「汝齊整薪燃,  謂為得清淨,
薄福無智人,  乃然於外火。
婆羅門應當,  棄汝所燃火,
宜修內心火,  熾然不斷絕。
增廣如是火,  斯名為真祀;
數數生信施,  汝應如是祀。
汝今憍慢重,  非車所能載,
瞋毒猶如烟,  亦如油投火,
舌能熾惡言,  心為火伏藏,
不能自調順,  云何名丈夫?
若以信為河,  戒為津濟渡,
如是清淨水,  善人之所讚。
若入信戒洗,  即汝毘陀呪,
能滅眾惡相,  得度於彼岸。
以法用為池,  瞿曇真濟渡,
清潔之淨水,  善丈夫所貴。
諸能洗浴者,  毘陀功德人,
身體不污濕,  得度于彼岸。
實語調諸根,  隱藏於三業,
具修於梵行,  忍慚愧最上。
信向質直人,  斯是法洗浴,
是故汝今者,  應當如是知。」

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棄事火具,即起禮佛,合掌白言:「唯願聽我於佛法中出家受具,得為比丘,入於佛法,修于梵行。」佛即聽許,令得出家受具足戒。時,彼尊者勤修剋己,專精獨一,樂於閑靜,離於放逸,不樂親近出家在家。所以者何?此族姓子剃除鬚髮,服於法衣,正信出家,為修無上梵行,現在知見,自身證故。時此比丘修集定慧,得羅漢果,盡諸有漏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