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3rd)雜阿含經

SA-3 4(四)

聞如是:

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佛告比丘:「一時佛在優墮羅國,河名屈然,在邊尼拘類樹適得道時自念:『人行道一挈令行者,從憂懣苦不可意,能得度滅亦致正法。何等為正法?為四意止。何等為四意止?若比丘身身觀止行,自意知從世間癡不可意,能離外身身身相觀止,內身外身身身相觀止行,自意知從世間癡不可意,能離痛意法亦如是。若行者從四意離,便從行法離,已從行法離便從行道離,已從行道離便離甘露,離甘露已便不得度生老死憂惱,亦不得離苦,亦不得要。若行者有四意止能度,便能受得道者行,已能受得道者行便能得道,已得道便能滅老病死憂惱,便能得度苦,亦得要梵,便知我所念。譬如健人申臂屈復申,梵如是從天上止我前,已止,便說我如是如佛念如佛言:「道一挈令得清淨,令得離憂懣苦不可意,能得度滅能致正法,能致四意止,身身觀止行自意知從世間癡不可意離,外身身身相觀止,內身外身身身相觀止行,自意知從世間癡不可意能離,痛意法亦如是。若行者從四意離便從法行離,已從法行離便從行道離,已從行道離便離甘露,已離甘露便不得離生老死憂惱,亦不得離苦,亦不得苦,要是為知是行方便。」』

「鴈足在水中一挈, 令自佛說我正行, 但受是言當為使自計, 為一挈生死憂要。 出道教為哀故, 已上頭得度世亦從是, 今度後度亦從是, 是本清淨無為, 亦從是生老死盡, 從若干法受依行, 是道眼者說。」

佛說如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