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74(一〇七四) 結髮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。與千比丘俱,皆是古昔縈髮出家,皆得阿羅漢,諸漏已盡,所作已作,捨諸重擔,逮得己利,盡諸有結,正智,善解脫,到善建立支提杖林中住。

摩竭提王瓶沙聞世尊摩竭提國人間遊行,至善建立支提杖林中住,與諸小王群臣羽從,車萬二千、乘馬萬八千、步逐眾無數,摩竭提婆羅門長者悉皆從。

王出王舍城,詣世尊所,恭敬供養。到於道口,下車步進,及於內門,除去五飾,脫冠却蓋,除扇去劍刀,脫革屣,到於佛前,整衣服,偏露右肩,為佛作禮,右遶三匝,自稱姓名,白佛言:「世尊!我是摩竭提王瓶沙。」

佛告瓶沙:「如是,大王!汝是瓶沙,可就此坐,隨其所安。」

時,瓶沙王重禮佛足,退坐一面。諸王大臣、婆羅門居士悉禮佛足,次第而坐。

時,欝鞞羅迦葉亦在座中。

時,摩竭提婆羅門長者作是念:「為大沙門從欝鞞羅迦葉所修梵行耶?為欝鞞羅迦葉於大沙門所修梵行耶?」

爾時,世尊知摩竭提婆羅門長者心之所念,即說偈而問言:

「欝鞞羅迦葉,  於此見何利,
 棄汝先所奉,  事火等眾事。
 今可說其義,  捨事火之由。」

欝鞞迦葉說偈白佛:

「錢財等滋味,  女色五欲果,
 觀察未來受,  斯皆大垢穢,
 是故悉棄捨,  先諸奉火事。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問言:

「汝不著世間,  錢財五色味,
 復何捨天人,  迦葉隨義說。」

迦葉復以偈答世尊言:

「見道離有餘,  寂滅無餘跡,
 無所有不著,  無異趣異道。
 是故悉棄捨,  先修奉火事,
 大會等受持,  奉事於水火。
 愚癡沒於中,  志求解脫道,
 盲無智慧目,  向生老病死。
 不見於正路,  永離生死道,
 今始因世尊,  得見無為道。
 大龍所說力,  得度於彼岸,
 牟尼廣濟度,  安慰無量眾。
 今始知瞿曇,  真諦超出者。」

佛復說偈歎迦葉言:

「善哉汝迦葉,  先非惡思量,
 次第分別求,  遂至於勝處。

「汝今,迦葉!當安慰汝徒眾之心。」

時,欝鞞羅迦葉即入正受,以神足力向於東方,上昇虛空,作四種神變,行、住、坐、臥,入火三昧,舉身洞然,青、黃、赤、白、頗梨紅色。身上出水,身下出火,還燒其身,身上出水以灌其身,或身上出火,以燒其身,身下出水,以灌其身。如是種種現化神通息已,稽首佛足,白佛言:「世尊!佛是我師,我是弟子。」

佛告迦葉:「我是汝師,汝是弟子,隨汝所安,復座而坐。」

時,欝鞞羅迦葉還復故坐。

爾時,摩竭提婆羅門長者作是念:「欝鞞羅迦葉定於大沙門所修行梵行。」

佛說此經已,摩竭提王瓶沙及諸婆羅門長者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