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75(一〇七五) 陀驃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陀驃摩羅子,舊住王舍城,典知眾僧飲食,床座隨次差請,不令越次。

時,有慈地比丘,頻三過次得麤食處,食時辛苦,作是念:「怪哉!大苦!陀驃摩羅子比丘有情故,以麤食惱我,令我食時極苦,我當云何為其作不饒益事?」

時,慈地比丘有姊妹比丘尼,名蜜多羅,住王舍城王園比丘尼眾中。蜜多羅比丘尼來詣慈地比丘,稽首禮足,於一面住。慈地比丘不顧眄,不與語。蜜多羅比丘尼語慈地比丘:「阿梨!何故不見顧眄,不共言語?」

慈地比丘言:「陀驃摩羅子比丘數以麤食惱我,令我食時極苦,汝復棄我。」

比丘尼言:「當如何?」

慈地比丘言:「汝可至世尊所,白言:『世尊!陀驃摩羅子比丘非法不類,共我作非梵行波羅夷罪。』我當證言:『如是。世尊!如妹所說。』」

比丘尼言:「阿梨!我當云何於梵行比丘所,以波羅夷謗?」

慈地比丘言:「汝若不如是者,我與汝絕,不復來往言語、共相瞻視。」

時,比丘尼須臾默念,而作是言:「阿梨!欲令我爾,當從其教。」

慈地比丘言:「汝且待我先至世尊所,汝隨後來。」

時,慈地比丘即往稽首,禮世尊足,退住一面。蜜多羅比丘尼即隨後至,稽首佛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一何不善不類陀驃摩羅子!於我所作非梵行波羅夷罪。」

慈地比丘復白佛言:「如妹所說,我先亦知。」

爾時,陀驃摩羅子比丘即在彼大眾中。

爾時,世尊告陀驃摩羅子比丘:「汝聞此語不?」

陀驃摩羅子比丘言:「已聞,世尊!」

佛告陀驃摩羅子比丘:「汝今云何?」

陀驃摩羅子白佛:「如世尊所知,如善逝所知。」

佛告陀驃摩羅子:「汝言如世尊所知,今非是時,汝今憶念,當言憶念;不憶念,當言不憶念。」

陀驃摩羅子言:「我不自憶念。」

爾時,尊者羅睺羅住於佛後,執扇扇佛,白佛言:「世尊!不善不類是比丘尼言:『尊者陀驃摩羅子共我作非梵行。』慈地比丘言:『如是,世尊!我先已知,如所說。』」

佛告羅睺羅:「我今問汝,隨意答我。若蜜多羅比丘尼來語我言:『世尊!不善不類羅睺羅,共我作非梵行波羅夷罪。』慈地比丘復白我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所說,我先亦知』者,汝當云何?」

羅睺羅白佛:「世尊!我若憶念,當言憶念;不憶念,當言不憶念。」

佛言:「羅睺羅!愚癡人汝尚得作此語,陀驃摩羅子清淨比丘何以不得作如是語?」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於陀驃摩羅子比丘當憶念,蜜多羅比丘尼當以自言滅,慈地比丘僧當極善呵諫教誡:『汝云何見?何處見?汝何因往見?』」世尊如是教已,從座起,入室坐禪。

爾時,諸比丘於陀驃摩羅子比丘憶念,蜜多羅比丘尼與自言滅,慈地比丘極善呵諫教誡言:「汝云何見?何處見?何因往見?」

如是諫時,彼作是言:「彼陀驃摩羅子不作非梵行,不犯波羅夷,然陀驃摩羅子比丘三以麤惡食恐怖,令我食時辛苦。我於陀驃摩羅子比丘愛恚癡怖,故作是說,然陀驃摩羅子清淨無罪。」

爾時,世尊晡時從禪覺,至大眾前敷座而坐。諸比丘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於陀驃摩羅子比丘所憶念持,蜜多羅比丘尼與自言滅,慈地比丘極善呵諫,乃至彼言:『陀驃摩羅子清淨無罪。』」

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云何愚癡?以因飲食故,知而妄語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若能捨一法,  知而故妄語,
 不計於後世,  無惡而不為。
 寧食熱鐵丸,  如熾然炭火,
 不以犯禁戒,  而食僧信施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