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76(一〇七六) 陀驃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,尊者陀驃摩羅子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願於佛前取般涅槃。」

世尊默然。如是三啟,佛告陀驃摩羅子:「此有為諸行,法應如是!」

爾時,尊者陀驃摩羅子即於佛前,入於三昧,如其正受,向於東方,昇虛空行,現四威儀,行、住、坐、臥,入火三昧,身下出火,舉身洞然,光焰四布,青、黃、赤、白、頗梨紅色。身下出火,還燒其身,身上出水,以灑其身,或身上出火,下燒其身,身下出水,上灑其身。周向十方,種種現化已,即於空中,內身出火,還自焚其身,取無餘涅槃,消盡寂滅,令無遺塵。譬如空中然燈,油炷俱盡,陀驃摩羅子空中涅槃,身心俱盡,亦復如是。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譬如燒鐵丸,  其焰洞熾然,
 熱勢漸息滅,  莫知其所歸。
 如是等解脫,  度煩惱淤泥,
 諸流永已斷,  莫知其所之。
 逮得不動跡,  入無餘涅槃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