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81(一〇八一) 苦子

 

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九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波羅[木*奈]國鹿野苑中。

爾時,世尊晨朝著衣持鉢,入波羅[木*奈]城乞食。時,有異比丘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,於其路邊,住一樹下,起不善覺,以依惡貪。

爾時,世尊見彼比丘住一樹下,以生不善覺,依惡貪嗜,而告之曰:「比丘!比丘!莫種苦種,而發熏生臭,汁漏流出。若比丘種苦種子,自發生臭,汁漏流出者,欲令蛆蠅不競集者,無有是處!」

時,彼比丘作是念:「世尊知我心之惡念。」即生恐怖,身毛皆竪。

爾時,世尊入城乞食畢,還精舍,舉衣鉢,洗足已,入室坐禪。晡時從禪覺,至於僧中,於眾前敷座而坐,告諸比丘:「我今晨朝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,見一比丘住於樹下,以生不善覺,依惡貪嗜。我時見已,即告之言:『比丘!比丘!莫種苦種,發熏生臭,惡汁流出。若有比丘種苦種子,發熏生臭,惡汁流出,蛆蠅不集,無有是處!』時,彼比丘即思念:『佛已知我心之所念。』慚愧恐怖,心驚毛竪,隨路而去。」

時,有異比丘從坐起,整衣服,偏袒右肩,合掌白佛:「世尊!云何苦種?云何生臭?云何汁流?云何蛆蠅?」

佛告比丘:「忿怒煩怨,名曰苦種。五欲功德,名為生臭。於六觸入處不攝律儀,是名汁流。謂觸入處不攝已,貪、憂、諸惡不善心競生,是名蛆蠅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耳目不防護,  貪欲從是生,
 是名為苦種。  生臭汁潛流,
 諸覺觀氣味,  依於惡貪嗜,
 聚落及空處,  若於晝若夜,
 遠離修梵行,  究竟於苦邊,
 若內心寂靜,  決定諦明了。
 臥覺常安樂,  諸惡蛆蠅滅,
 正士所習近,  善說賢聖路。
 了知八正道,  不還更受身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