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82(一〇八二) 覆瘡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晨朝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食畢,還精舍,洗足已,入安陀林坐禪。

時,有異比丘亦復晨朝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食畢,還精舍,洗足已,入安陀林,坐一樹下,入晝正受。是比丘入晝正受時,有惡不善覺起,依貪嗜心。

時,有天神,依安陀林住止者,作是念:「此比丘不善不類,於安陀林坐禪而起不善覺,心依惡貪,我當往呵責。」作是念已,往語比丘言:「比丘!比丘!作瘡疣耶?」

比丘答言:「當治令愈!」

天神語比丘:「瘡如鐵鑊,云何可復?」

比丘答言:「正念正智,足能復。」

天神白言:「善哉!善哉!此是真賢治瘡,如是治瘡,究竟能愈,無有發時。」

爾時,世尊晡時從禪覺,還祇樹給孤獨園。入僧中,於大眾前敷座而坐,告諸比丘:「我今晨朝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乞食還,至安陀林坐禪,入晝正受。有一比丘亦乞食還至安陀林,坐一樹下,入晝正受,而彼比丘起不善覺,心依惡貪。有天神依安陀林住,語比丘言:『比丘!比丘!作瘡疣耶?』……」如上廣說,乃至「『如是,比丘!善哉!善哉!此治眾賢。』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士夫作瘡疣,  自生於苦患,
 願求世間欲,  心依於惡貪。
 以生瘡疣故,  蛆蠅競來集,
 愛欲為瘡疣,  蛆蠅諸惡覺。
 及諸貪嗜心,  皆悉從意生,
 鑽鑿士夫心,  以求華名利。
 欲火轉熾然,  妄想不善覺,
 身心日夜羸,  遠離寂靜道。
 若內心寂靜,  決定智明了,
 無有斯瘡疣,  見佛安隱路。
 正士所遊跡,  賢聖善宣說,
 明智所知道,  不復受諸有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