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92(一〇九二) 魔女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欝鞞羅聚落尼連禪河側,於菩提樹下成佛未久。

時,魔波旬作是念:「今沙門瞿曇住欝鞞羅聚落尼連禪河側,於菩提樹下成佛未久。我當往彼,為作留難。」即化作年少,往住佛前,而說偈言:

「獨入一空處,  禪思靜思惟,
 已捨國財寶,  於此復何求?
 若求聚落利,  何不習近人,
 既不習近人,  終竟何所得。」

爾時,世尊作是念:「惡魔波旬欲作嬈亂。」即說偈言:

「已得大財利,  志足安寂滅,
 摧伏諸魔軍,  不著於色欲。
 獨一而禪思,  服食禪妙樂,
 是故不與人,  周旋相習近。」

魔復說偈言:

「瞿曇若自知,  安隱涅槃道,
 獨善無為樂,  何為強化人。」

佛復說偈答言:

「非魔所制處,  來問度彼岸,
 我則以正答,  令彼得涅槃。
 時得不放逸,  不隨魔自在。」

魔復說偈言:

「有石似凝膏,  飛烏欲來食,
 竟不得其味,  損觜還歸空。
 我今亦如彼,  徒勞歸天宮。」

魔說是已,內懷憂慼,心生變悔,低頭伏地,以指畫地。

魔有三女,一名愛欲,二名愛念,三名愛樂,來至波旬所,而說偈言:

「父今何愁慼,  士夫何足憂,
 我以愛欲繩,  縛彼如調象。
 牽來至父前,  令隨父自在。」

魔答女言:

「彼已離恩愛,  非欲所能招,
 已出於魔境,  是故我憂愁。」

時,魔三女身放光焰,熾如雲中電,來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我今歸世尊足下,給侍使令。」

爾時,世尊都不顧視。

如來離諸愛欲,心善解脫。如是第二、第三說。

時,三魔女自相謂言:「士夫有種種隨形愛欲,今當各各變化,作百種童女色、作百種初嫁色、作百種未產色、作百種已產色、作百種中年色、作百種宿年色,作此種種形類,詣沙門瞿曇所,作是言:『今悉歸尊足下,供給使令。』」

作此議已,即作種種變化,如上所說,詣世尊所,稽首禮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今日歸尊足下,供給使令。」

爾時,世尊都不顧念。

「如來法離諸愛欲。」如是再三說已。

時,三魔女自相謂言:「若未離欲士夫,見我等種種妙體,心則迷亂,欲氣衝擊,胸臆破裂,熱血熏面。然今沙門瞿曇於我等所都不顧眄,如其如來離欲解脫,得善解脫想。我等今日當復各各說偈而問。」復到佛前,稽首禮足,退住一面。

愛欲天女即說偈言:

「獨一禪寂默,  捨俗錢財寶,
 既捨於世利,  今復何所求?
 若求聚落利,  何不習近人,
 竟不習近人,  終竟何所得?」

佛說偈答言:

「已得大財利,  志足安寂滅,
 摧伏諸魔軍,  不著於色欲。
 是故不與人,  周旋相習近。」

愛念天女復說偈言:

「多修何妙禪,  而度五欲流?
 復以何方便,  度於第六海?
 云何修妙禪,  於諸深廣欲,
 得度於彼岸,  不為愛所持?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身得止息樂,  心得善解脫,
 無為無所作,  正念不傾動,
 了知一切法,  不起諸亂覺,
 愛恚睡眠覆,  斯等皆已離。
 如是多修習,  得度於五欲,
 亦於第六海,  悉得度彼岸。
 如是修習禪,  於諸深廣欲,
 悉得度彼岸,  不為彼所持。」

時,愛樂天女復說偈言:

「已斷除恩愛,  淳厚積集欲,
 多生人淨信,  得度於欲流。
 開發明智慧,  超踰死魔境。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大方便廣度,  入如來法律,
 斯等皆已度,  慧者復何憂?」

時,三天女志願不滿,還詣其父魔波旬所。

時,魔波旬遙見女來,說偈弄之:

「汝等三女子,  自誇說堪能,
 咸放身光焰,  如電雲中流,
 至大精進所,  各現其容姿,
 反為其所破,  如風飄其綿。
 欲以爪破山,  齒齧破鐵丸,
 欲以髮藕絲,  旋轉於大山。
 和合悉解脫,  而望亂其心,
 能縛風足,  令月空中墮。
 以手抒大海,  氣歔動雪山,
 和合悉解脫,  亦可令傾動。
 於深巨海中,  而求安足地,
 如來於一切,  和合悉解脫。
 正覺大海中,  求傾動亦然。」

魔波旬弄三女已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