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97(一〇九七) 自應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釋氏石主釋氏聚落。

時,石主釋氏聚落多人疫死。處處人民,若男若女,從四方來受持三歸,其諸病人,若男若女,若大若小,皆因來者自稱名字:「我某甲等,歸佛、歸法、歸比丘僧。」舉村舉邑,皆悉如是。

爾時,世尊勤為聲聞說法。

時,諸信心歸三寶者,斯則皆生人、天道中。

時,魔波旬作是念:「今沙門瞿曇住於釋氏石主釋氏聚落,勤為四眾說法。我今當往,為作留難。」化作年少,往住佛前,而說偈言:

「何為勤說法,  教化諸人民,
 相違不相違,  不免於驅馳,
 以有繫縛故,  而為彼說法?」

爾時,世尊作是念:「惡魔波旬欲作嬈亂。」即說偈言:

「汝夜叉當知,  眾生群集生,
 諸有智慧者,  孰能不哀愍?
 以有哀愍故,  不能不教化,
 哀愍諸眾生,  法自應如是。」

惡魔波旬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已知我心。」內懷憂慼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