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099(一〇九九) 眾多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釋氏石主釋氏聚落。時,有眾多比丘集供養堂,為作衣事。

時,魔波旬作是念:「今沙門瞿曇住於釋氏石主釋氏聚落,眾多比丘集供養堂,為作衣故,我今當往,為作留難。」化作少壯婆羅門像,作大縈髮,著獸皮衣,手執曲杖,詣供養堂,於眾多比丘前默然而住。須臾,語諸比丘言:「汝等年少出家,膚白髮黑,年在盛時,應受五欲莊嚴自娛,如何違親背族,泣別離,信於非家,出家學道?何為捨現世樂,而求他世非時之樂?」

諸比丘語婆羅門:「我不捨現世樂求他世非時之樂,乃是捨非時樂就現世樂。」

波旬復問:「云何捨非時樂就現世樂?」

比丘答言:「如世尊說,他世樂少味多苦,少利多患;世尊說現世樂者,離諸熾然,不待時節,能自通達,於此觀察,緣自覺知。婆羅門!是名現世樂。」

時,婆羅門三反掉頭瘖瘂,以杖築地,即沒不現。

時,諸比丘即生恐怖,身毛皆竪,此是何等婆羅門像,來此作變?即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眾多比丘集供養堂,為作衣故。有一盛壯婆羅門,縈髮大髻,來詣我所,作是言:『汝等年少出家……』」如上廣說,乃至三反掉頭瘖瘂,以杖築地,即沒不現。「我等即生恐怖,身毛皆竪,是何婆羅門像,來作此變?」

佛告諸比丘:「此非婆羅門,是魔波旬來至汝所,欲作嬈亂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凡生諸苦惱,  皆由於愛欲,
 知世皆劍刺,  何人樂於欲?
 覺世間有餘,  皆悉為劍刺,
 是故慧者,  當勤自調伏。
 巨積真金聚,  猶如雪山王,
 一人受用者,  意猶不知足。
 是故慧者,  當修平等觀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