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07(一一〇七) 夜叉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鞞舍離國獼猴池側重閣講堂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過去世時,有一夜叉鬼,醜陋惡色,在帝釋空座上坐。三十三天見此鬼醜陋惡色,在帝釋空座上坐。見已,咸各瞋恚。諸天如是極瞋恚已,彼鬼如是如是隨瞋恚漸漸端正。

「時,三十三天往詣天帝釋,白帝釋言:『憍尸迦!當知有一異鬼,醜陋惡色,在天王空座上坐,我等諸天見彼鬼醜陋惡色,坐天王座,極生瞋恚,隨彼諸天瞋恚,彼鬼隨漸端正。』釋提桓因告諸三十三天:『彼是瞋恚對治鬼。』

「爾時,天帝釋自往彼鬼所,整衣服,偏袒右肩,合掌三稱名字而言:『仁者!我是釋提桓因。』隨釋提桓因如是恭敬下意,彼鬼如是如是隨漸醜陋,即復不現。

「時,釋提桓因自坐已,而說偈言:

「『人當莫瞋恚,  見瞋莫瞋報,
  於惡莫生惡,  當破壞憍慢。
  不瞋亦不害,  名住賢聖眾,
  惡罪起瞋恚,  堅住如石山。
  盛瞋恚能持,  如制逸馬車,
  我說善御士,  非謂執繩者。』」

佛告諸比丘:「釋提桓因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,歎說不瞋。汝等如是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,亦應讚歎不瞋,當如是學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