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13(一一一三) 敬僧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過去世時,有天帝釋欲入園觀,王勅御者,令嚴駕千馬之車。御者受教,即嚴駕已,還白帝釋:『乘已嚴駕,唯王知時。』

「爾時,帝釋從常勝殿來下,周向諸方,合掌恭敬。

「時,彼御者見天帝釋從殿來下,住於中庭,周向諸方,合掌恭敬。見已驚怖,馬鞭落地,而說偈言:

「『諸方唯有人,  臭穢胞胎生,
  神處穢死尸,  飢渴常燋然。
  何故憍尸迦,  故重於非家?
  為我說其義,  飢渴願欲聞。』

「時,天帝釋說偈答言:

「『我正恭敬彼,  能出非家者,
  自在遊諸方,  不計其行止。
  城邑國土色,  不能累其心,
  不畜資生具,  一往無欲定。
  往則無所求,  唯無為為樂,
  言則定善言,  不言則寂定。
  諸天阿修羅,  各各共相違,
  人間自共諍,  相違亦如是。
  唯有出家者,  於諸諍無諍,
  於一切眾生,  放捨於刀杖。
  於財離財色,  不醉亦不荒,
  遠離一切惡,  是故敬禮彼。』

「是時,御者復說偈言:

「『天王之所敬,  是必世間勝,
  故我從今日,  當禮出家人。』

「如是說已,天帝釋敬禮諸方一切僧畢,昇於馬車,遊觀園林。」

佛告比丘:「彼天帝釋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,而常恭敬眾僧,亦常讚歎恭敬僧功德。汝等比丘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,亦當如是恭敬眾僧,亦當讚歎敬僧功德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