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14(一一一四) 須毘羅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過去世時,阿修羅王興四種兵——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。時,三十三天欲共鬪戰。時,天帝釋聞阿修羅王興四種兵——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,來欲共戰。聞已,即告宿毘梨天子言:『阿公知不?阿修羅興四種兵——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,欲與三十三天共戰。阿公可勅三十三天興四種兵——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,與彼阿修羅共戰。』爾時,宿毘梨天子受帝釋教,還自天宮,慢緩寬縱,不勤方便。

「阿修羅眾已出在道路,帝釋聞已,復告宿毘梨天子:『阿公!阿修羅軍已在道路,阿公可速告令起四種兵與阿修羅戰。』宿毘梨天子受帝釋教已,即復還宮,懈怠寬縱。

「時,阿修羅王軍已垂至,釋提桓因聞阿修羅軍已在近路,復告宿毘梨天子:『阿公知不?阿修羅軍已在近路,阿公!速告諸天起四種兵。』

「時,宿毘梨天子即說偈言:

「『若有不起處,  無為安隱樂,
  得如是處者,  無作亦無憂。
  當與我是處,  令我得安隱。』

「爾時,帝釋說偈答言:

「『若有不起處,  無為安隱樂,
  若得是處者,  無作亦無憂。
  汝得是處者,  亦應將我去。』

「宿毘梨天子復說偈言:

「『若處無方便,  不起安隱樂,
  若得彼處者,  無作亦無憂。
  當與我是處,  令我得安隱。』

「時,天帝釋復說偈答言:

「『若處無方便,  不起安隱樂,
  若人得是處,  無作亦無憂。
  汝得是處者,  亦應將我去。』

「宿毘梨天子復說偈言:

「『若處不放逸,  不起安隱樂,
  若人得是處,  無作亦無憂。
  當與我是處,  令得安隱樂。』

「時,天帝釋復說偈言:

「『若處不放逸,  不起安隱樂,
  若人得是處,  無作亦無憂。
  汝得是處者,  亦應將我去。』

「宿毘梨復說偈言:

「『懶惰無所起,  不知作已作,
  行欲悉皆會,  當與我是處。』

「時,天帝釋復說偈言:

「『懶惰無所起,  得究竟安樂,
  汝得彼處者,  亦應將我去。』

「宿毘梨天子復說偈言:

「『無事亦得樂,  無作亦無憂,
  若與我是處,  令我得安樂。』

「天帝釋復說偈言:

「『若見若復聞,  眾生無所作,
  汝得是處者,  亦應將我去。
  汝若畏所作,  不念於有為,
  但當速淨除,  涅槃之徑路。』

「時,宿毘梨天子嚴四兵——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,與阿修羅戰,摧阿修羅眾,諸天得勝,還歸天宮。」

佛告諸比丘:「釋提桓因興四種兵,與阿修羅戰,精勤得勝。諸比丘!釋提桓因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,常以精勤方便,亦常讚歎精勤之德。汝等比丘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,當勤精進,讚歎精勤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