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36(一一三六) 月喻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如月譬住,如新學,慚愧軟下,攝心斂形而入他家。如明目士夫臨深登峰,攝心斂形,難速前進。如是,比丘如月譬住,亦如新學,慚愧軟下,御心斂形而入他家。迦葉比丘如月譬住,亦如新學,慚愧軟下諸高慢,御心控形而入他家。如明目士夫臨深登峰,御心控形,正觀而進。」

佛告比丘:「於意云何?比丘為何等像類應入他家?」

諸比丘白佛言:「世尊是法根、法眼、法依,唯願廣說!諸比丘聞已,當受奉行。」

佛告諸比丘:「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若有比丘於他家心不縛著貪樂,於他得利,他作功德,欣若在己,不生嫉想,亦不自舉,亦不下人。如是像類比丘應入他家。」

爾時,世尊以手捫摸虛空,告諸比丘:「我今此手,寧著空、縛空、染空不?」

比丘白佛:「不也,世尊!」

佛告比丘:「比丘之法常如是:不著、不縛、不染心而入他家。唯迦葉比丘以不著、不縛、不染之心而入他家,於他得利及作功德,欣若在己,不生嫉想、不自舉、不下人,其唯迦葉比丘應入他家。」

爾時,世尊復以手捫摸虛空,告諸比丘:「於意云何?我今此手,寧著空、縛空、染空以不?」

諸比丘白佛言:「不也,世尊!」

佛告比丘:「其唯迦葉比丘心常如是,以不著、不縛、不染之心入於他家。」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何等像類比丘應清淨說法?」

諸比丘白佛:「世尊是法根、法眼、法依,唯願廣說!諸比丘聞已,當受奉行。」

佛告比丘:「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若有比丘作如是心為人說法:『何等人於我起淨信心,為本已當得供養衣被、飲食、臥具、湯藥。』如是說者,名不清淨說法。

「若復比丘為人說法,作如是念:『世尊顯現正法、律,離諸熾然,不待時節,即此現身,緣自覺知,正向涅槃,而諸眾生沈溺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,如此眾生聞正法者,以義饒益,長夜安樂。』以是正法因緣,以慈心、悲心、哀愍心、欲令正法久住心而為人說,是名清淨說法。唯迦葉比丘有如是清淨心為人說法,以如來正法、律,乃至令法久住心而為人說。是故,諸比丘!當如是學、如是說法,於如來正法、律,乃至令法久住心為人說法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