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45(一一四五) 可厭患

 

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二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波斯匿王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應施何等人?」

言:「大王!隨心所樂處。」

波斯匿王復白佛言:「應施何處,得大果報?」

佛言:「大王!此是異問。所問『應施何處?』此問則異。復問『施何處,應得大果?』此問復異。我今問汝,隨意答我。大王!譬如此國臨陣戰鬪,集諸戰士,而有一婆羅門子,從東方來,年少幼稚,柔弱端正,膚白髮黑,不習武藝,不學術策,恐怖退弱,不能自安,不忍敵觀,若刺若射,無有方便,不能傷彼。云何?大王,如此士夫,王當賞不?」

王白佛言:「不賞。世尊!」

「如是,大王!有剎利童子從南方來,鞞舍童子從西方來,首陀羅童子從北方來,無有伎術,皆如東方婆羅門子,王當賞不?」

王白佛言:「不賞。世尊!」

「佛告大王,此國集軍臨戰鬪時,有婆羅門童子從東方來,年少端正,膚白髮黑,善學武藝,知鬪術法,勇健無畏,苦戰不退,安住諦觀,運戈能傷,能破巨敵。云何?大王!如此戰士,加重賞不?」

王白佛言:「重賞,世尊!」

「如是,剎利童子從南方來,鞞舍童子從西方來,首陀羅童子從北方來,年少端正,善諸術藝,勇健堪能,苦戰却敵,皆如東方婆羅門子。如是戰士,王當賞不?」

王白佛言:「重賞,世尊!」

佛言:「大王!如是沙門、婆羅門遠離五支,成就五支,建立福田。施此田者,得大福利,得大果報。何等為捨離五支?所謂貪欲蓋,瞋恚、睡眠、掉悔、疑蓋,已斷已知,是名捨離五支。何等為成就五支?謂無學戒身成就,無學定身、慧身、解脫身、解脫知見身,是名成就五支。大王!如是捨離五支,成就五支,建立福田,施此田者,得大果報。」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運戈猛戰鬪,  堪能勇士夫,
 為其戰鬪故,  隨功重加賞。
 不賞名族胄,  怯劣無勇者,
 忍辱修賢良,  見諦建福田。
 賢聖律儀備,  成就深妙智,
 族胄雖卑微,  堪為施福田。
 衣食錢財寶,  床臥等眾具,
 悉應以敬施,  為持淨戒故。
 人表林野際,  穿井給行人,
 溪施橋梁,  逈路造房舍。
 戒德多聞眾,  行路得止息,
 譬如重雲起,  雷電聲振耀。
 普雨於壤土,  百卉悉扶踈,
 禽獸皆歡喜,  田夫並欣樂。
 如是淨信心,  聞慧捨慳垢,
 錢財豐飲食,  常施良福田。
 高唱增歡愛,  如雷雨良田,
 功德注流澤,  霑洽施主心。
 財富名稱流,  及涅槃大果。」

佛說此經已,波斯匿王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