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49(一一四九) 諸王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波斯匿王為首,并七國王及諸大臣悉共集會,作如是論議:「五欲之中,何者第一?」有一人言:「色最第一。」又復有稱聲、香、味、觸為第一者。中有人言:「我等人人各說第一,竟無定判,當詣世尊!問如此義。如世尊說,當共憶持。」

爾時,波斯匿王為首,與七國王、大臣、眷屬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七王與諸大臣如是論議:『五欲功德,何者為勝?』其中有言色勝、有言聲勝、有言香勝、有言味勝、有言觸勝,竟無決定。來問世尊,竟何者勝?」

告諸王:「各隨意適,我悉有餘說,以是因緣,我說五欲功德。然自有人於色適意,止愛一色,滿其志願,正使過上有諸勝色,非其所愛,不觸不視,言己所愛最為第一,無過其上。如愛色者。聲、香、味、觸亦皆如是。當其所愛,輒言最勝,歡喜樂著,雖更有勝過其上者,非其所欲,不觸不視,唯我愛者最勝最妙,無比無上。」

爾時,座中有一優婆塞,名曰栴檀,從座起,整衣服,偏袒右肩,合掌白佛:「善說!世尊!善說!善逝!」

佛告優婆塞:「善說!栴檀!快說!栴檀!」

時,栴檀優婆塞即說偈言:

「央伽族姓王,  服珠瓔珞鎧,
 摩竭眾慶集,  如來出其國。
 名聞普流布,  猶如雪山王,
 如淨蓮華,  清淨無瑕穢。
 隨日光開敷,  芬香熏其國,
 央耆國明顯,  猶如空中日。
 觀如來慧力,  如夜然炬火,
 為眼為大明,  來者為決疑。」

時,諸國王歎言:「善說!栴檀優婆塞!」

爾時,七王脫七寶上衣,奉優婆塞。

時,彼七王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座起去。

爾時,栴檀優婆塞知諸王去已,從座起,整衣服,偏袒右肩,合掌白佛:「今七國王遺我七領上衣,唯願世尊受此七衣,以哀愍故!」

爾時,世尊為哀愍故,受其七衣,栴檀優婆塞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