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81(一一八一) 天敬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,至浮梨聚落,住天作婆羅門菴羅園中,尊者優波摩為侍者。

爾時,世尊患背痛,告尊者優摩:「汝舉衣鉢已,往至天作婆羅門舍。」

時,天作婆羅門處於中堂,令梳頭者理剃鬚髮,見尊者優波摩於外門住,見已,即說偈言:

「何等剃鬚髮,  身著僧迦梨?
 住於彼門外,  為欲何所求?」

尊者優波摩說偈答言:

「羅漢世善逝,  所患背風疾,
 頗有安樂水,  療牟尼疾不?」

時,天作婆羅門以滿鉢酥、一瓶油、一瓶石蜜,使人擔持,并持暖水,隨尊者優波摩詣世尊所,以塗其體,暖水洗之,酥蜜作飲,世尊背疾即得安隱。

時,天作婆羅門晨朝早起,往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而說偈言:

「何言婆羅門?  施何得大果?
 何等為時施?  云何淨福田?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若得宿命智,  見天定趣生,
 得盡諸有漏,  牟尼起三明,
 善知心解脫,  解脫一切貪;
 說名婆羅門,  施彼得大果,
 施彼為時施,  隨所欲福田。」

時,天作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作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