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184(一一八四) 孫陀利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,宿於孫陀利河側。

爾時,世尊剃髮未久,於後夜時,結跏趺坐,正身思惟,繫念在前,以衣覆頭。

時,孫陀利河側有婆羅門住止,夜起持祠,餘食不盡,時至河邊,欲求大德婆羅門以奉之。

爾時,世尊聞河邊婆羅門聲。聞已,謦咳作聲,却衣現頭。

時,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見佛已,作是念:「是剃頭沙門,非婆羅門。」欲持食還去。彼婆羅門復作是念:「非獨沙門是剃頭者,婆羅門中亦有剃頭,應往至彼,問其所生。」時,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詣世尊所,而問之言:「為何姓生?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汝莫問所生,  但當問所行。
 刻木為鑽燧,  亦能生於火;
 下賤種姓中,  生堅固牟尼。
 智慧有慚愧,  精進善調伏,
 究竟大明際,  清淨修梵行。
 而今正是時,  應奉施餘食。」

時,孫陀利河側婆羅門復說偈言:

「我今吉良日,  求福修供養,
 遇得見大士,  三時最勝尊,
 若不見佛者,  當更施餘人。」

爾時,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轉得信心,即持餘食以奉世尊,世尊不受,以說偈得故,如上因說偈而得食廣說。

孫陀利河側婆羅門白佛言:「世尊!今此施食當置何所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不見諸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、天神、世人有能食此食,令身安隱者。汝持此食去著無虫水中,及少生草地。」

時,婆羅門即持此食著無虫水中,水即烟起涌沸,啾啾作聲,如燒鐵丸投之冷水,烟起涌沸,啾啾作聲。如是彼食著無虫水中,烟起涌沸,啾啾作聲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心欲恐怖,身毛皆竪,謂為災變,馳走上岸,集聚乾木,供養祠火,令息災恠。

世尊見彼集聚乾木,供養祠火,望息災恠。見已。即說偈言:

「婆羅門祠火,  焚燒乾草木,
 莫呼是淨道,  能却諸災患。
 此則惡供養,  而謂為慧;
 作如是因緣,  外道取修淨。
 汝今棄薪火,  起內火熾然,
 常修不放逸,  常富於供養。
 處處興淨信,  廣施設大會,
 心意為束薪,  瞋恚黑烟起,
 妄語為塵味,  口舌為木杓,
 胸懷燃火處,  欲火常熾然。
 當善自調伏,  消滅士夫火,
 正信為大河,  淨戒為度濟,
 澄淨清流水,  智者之所歎!
 人中淨天德,  當於中洗浴,
 涉水不著身,  安樂度彼岸。
 正法為深淵,  福德為下濟,
 澄淨水充滿,  智者所讚嘆!
 人中天淨德,  當於中洗浴,
 涉水不著身,  安樂度彼岸。
 真諦善調御,  攝護修梵行,
 慈悲為苦行,  真實心清淨,
 沐浴以正法,  智者所稱歎。」

爾時,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復道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