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207(一二〇七) 動頭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,晨朝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食已,還精舍,舉衣鉢,洗足畢,持尼師壇,著肩上,入安陀林,坐一樹下,入晝正受。

時,魔波旬作是念:「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,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,晨朝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,食已,還精舍,舉衣鉢,洗足畢,持尼師壇,著肩上,入安陀林,坐一樹下,入晝正受。我當往彼,為作留難。」化作年少,容貌端正,往到尸利沙遮羅比丘尼所而作是言:「阿姨!汝樂何等諸道?」

比丘尼答言:「我都無所樂!」

時,魔波旬即說偈言:

「汝何所諮受,  剃頭作沙門?
 身著袈裟衣,  而作出家相,
 不樂於諸道,  而守愚癡住。」

時,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作是念:「此何等人?欲恐怖我。為人?為非人?為姦狡人?」如是思惟已,即自知覺:「惡魔波旬欲作嬈亂。」即說偈言:

「此法外諸道,  諸見所纏縛,
 縛於諸見已,  常隨魔自在。
 若生釋種家,  稟無比大師,
 能伏諸魔怨,  不為彼所伏。
 清淨一切脫,  道眼普觀察,
 一切智悉知,  最勝離諸漏。
 彼則我大師,  我唯樂彼法,
 我入彼法已,  得遠離寂滅。
 離一切愛喜,  捨一切闇冥,
 寂滅以作證,  安住諸漏盡。
 已知汝惡魔,  如是自滅去。」

時,魔波旬作是念:「尸利沙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。」內懷憂慼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