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213(一二一三) 不樂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,尊者尼拘律相住於曠野禽獸住處。尊者婆耆舍出家未久,有如是威儀,依聚落城邑住,晨朝著衣持鉢,於彼聚落城邑乞食,善護其身,守諸根門,攝心繫念。食已,還住處,舉衣鉢,洗足畢,入室坐禪。速從禪覺,不著乞食,而彼無有隨時教授、無有教誡者,心不安樂,周圓隱覆。如是深住。

時,尊者婆耆舍作是念:「我不得利,難得非易得。我不隨時得教授、教誡,不得欣樂周圓隱覆心住。我今當讚歎自厭。」即說偈言:

「當捨樂不樂,  及一切貪覺,
 於隣無所作,  離染名比丘。
 於六覺心想,  馳騁於世間,
 惡不善隱覆,  不能去皮膚。
 穢污樂於心,  是不名比丘,
 有餘縛所縛,  見聞覺識俱。
 於欲覺悟者,  彼處不復染,
 如是不染者,  是則為牟尼。
 大地及虛空,  世間諸色像,
 斯皆磨滅法,  寂然自決定。
 法器久修習,  而得三摩提,
 不觸不諂偽,  其心極專至。
 彼聖久涅槃,  繫念待時滅。」

時,尊者婆耆舍說自厭離偈,心自開覺,於不樂等開覺已,欣樂心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