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226(一二二六) 三菩提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,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波斯匿王聞世尊拘薩羅人間遊行,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聞已,往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聞世尊自記說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諸人傳者,得非虛妄過長說耶?為如說說、如法說、隨順法說耶?非是他人損同法者,於其問答生厭薄處耶?」

佛告大王:「彼如是說,是真諦說,非為虛妄。如說說、如法說、隨順法說,非是他人損同法者,於其問答生厭薄處。所以者何?大王,我今實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。」

斯匿王白佛言:「雖復世尊作如是說,我猶故不信。所以者何?此間有諸宿重沙門、婆羅門,所謂富蘭那迦葉、末迦利瞿舍梨子、刪闍耶毘羅胝子、阿耆多枳舍欽婆羅、迦羅拘陀迦栴延、尼乾陀若提子,彼等不自說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何得世尊幼小年少,出家未久,而便自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?」

佛告大王:「有四種雖小而不可輕。何等為四?剎利王子年少幼小而不可輕,龍子年少幼小而不可輕、小火雖微而不可輕、比丘幼小而不可輕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剎利形相具,  貴族發名稱,
 雖復年幼稚,  智者所不輕。
 此必居王位,  顧念生怨害,
 是故難可輕,  應生大恭敬。
 善求自護者,  自護如護命,
 以平等自護,  而等護於命。
 聚落及空處,  見彼幼龍者,
 莫以小蛇故,  而生輕慢想。
 雜色小龍形,  亦應令安樂,
 輕蛇無士女,  悉為毒所害。
 是故自護者,  當如護己命,
 以斯善護己,  而等護於彼。
 猛火之所食,  雖小食無限,
 小燭亦能燒,  足薪則彌廣。
 從微漸進燒,  盡聚落城邑,
 是故自護者,  當如護己命。
 以斯善護己,  而等護於彼,
 盛火之所焚,  百卉蕩燒盡。
 滅已不盈縮,  戒火還復生,
 若輕毀比丘,  受持淨戒火。
 燒身及子孫,  眾災流百世,
 如燒多羅樹,  無有生長期。
 是故當自護,  如自護己命,
 以斯善自護,  而等護於彼。
 剎利形相具,  幼龍及小火,
 比丘具淨戒,  不應起輕想。
 是故當自護,  如自護己命,
 以斯善自護,  而等護於彼。」

佛說此經已,波斯匿王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