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277(一二七七) 嫌責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一天子,容色絕妙,於後夜時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彼天子而說偈言:

「不可常言說,  亦不一向聽,
 而得於道跡,  堅固正超度。
 思惟善寂滅,  解脫諸魔縛,
 能行說之可,  不行不應說。
 不行而說者,  智者則知非,
 不行己所應,  不作而言作。
 是則同賊非。」

爾時,世尊告天子言:「汝今有所嫌責耶?」

子白佛:「悔過,世尊!悔過,善逝!」

爾時,世尊熙怡微笑。

時,彼天子復說偈言:

「我今悔其過,  世尊不納受,
 內懷於惡心,  抱怨而不捨。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言說悔過辭,  內不息其心,
 云何得息怨?  何名為修善?」

時,彼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誰不有其過?  何人無有罪?
 誰復無愚癡?  孰能常堅固?」

時,彼天子復說偈言:

「久見婆羅門,  逮得般涅槃,
 一切怖已過,  永超世恩愛。」

時,彼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