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308(一三〇八) 外道諸見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毘富羅山側。有六天子,本為外道出家,一名阿毘浮、二名增上阿毘浮、三名能求、四名毘藍婆、五名阿俱吒、六名迦藍,來詣佛所。

阿毘浮天子即說偈言:

「比丘專至心,  常修行厭離,
 於初夜後夜,  思惟善自攝,
 見聞其所說,  不墮於地獄。」

增上阿毘浮天子復說偈言:

「厭離於黑闇,  心常自攝護,
 永離於世間,  言語諍論法。
 從如來大師,  稟受沙門法,
 善攝護世間,  不令造眾惡。」

能求天子復說偈言:

「斷截椎打殺,  供養施迦葉,
 不見其為惡,  亦不見為福。」

毘藍婆天子復說偈言:

「我說彼尼乾,  外道若提子,
 出家行學道,  長夜修難行。
 於大師徒眾,  遠離於妄語,
 我說如是人,  不遠於羅漢。」

爾時世尊說偈答言:

「死瘦之野狐,  常共師子遊,
 終日小羸劣,  不能為師子。
 尼乾大師眾,  虛妄自稱嘆,
 是惡心妄語,  去羅漢甚遠。」

爾時天魔波旬著阿俱吒天子而說偈言:

「精勤棄闇冥,  常守護遠離,
 深著微妙色,  貪樂於梵世。
 我教化斯等,  令得生梵天。」

爾時,世尊作是念:「若此阿俱吒天子所說偈,此是天魔波旬加其力故,非彼阿俱吒天子自心所說,作是說言:

「『精勤棄闇冥,  守護於遠離,
  深著微妙色,  貪樂於梵世。』
  當教化斯等,  令得生梵天。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若諸所有色,  於此及與彼,
 或復虛空中,  各別光照耀。
 當知彼一切,  不離魔魔縛,
 猶如垂鈎餌,  鉤釣於遊魚。」

時,彼天子咸各念言:「今日阿俱吒天子所說偈,沙門瞿曇言是魔所說。何故沙門瞿曇言是魔說?」

爾時,世尊知諸天子心中所念,而告之言:「今阿俱吒天子所說偈,非彼天子自心所說,時魔波旬加其力故。」作是說言:

「精勤棄闇冥,  守護於遠離,
 深著微妙色,  貪樂於梵天。
 當教化斯等,  令得生梵天。
 是故我說偈:

「『若諸所有色,  於此及與彼,
  或復虛空中,  各別光照耀。
  當知彼一切,  不離魔魔縛,
  猶如垂鈎餌,  鈎釣於遊魚。』」

時,諸天子復作是念:「奇哉!沙門瞿曇!神力大德,能見天魔波旬,而我等不見,我等當復各各說偈讚歎沙門瞿曇。」即說偈言:

「斷除於一切,  有身愛貪想,
 令此善護者,  除一切妄語。
 若欲斷欲愛,  應供養大師。
 斷除三有愛,  破壞於妄語。
 已斷於見貪,  應供養大師。
 王舍城第一,  名毘富羅山。
 雪山諸山最,  金翅鳥中名。
 八方及上下,  一切眾生界,
 於諸天人中,  等正覺最上。」

時,諸天子說偈讚佛已,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