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320(一三二〇) 白山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摩鳩羅山,尊者那伽波羅為親侍者。

爾時,世尊於夜闇時,天小微雨,電光睒現,出於房外,露地經行。

是時,天帝釋作是念:「今日世尊住摩鳩羅山,尊者那伽波羅親侍供養,其夜闇冥,天時微雨,電現,世尊出房,露地經行,我當化作毘重閣,執持重閣,隨佛經行。」作是念已,即便化作鞞琉璃重閣,持詣佛所,稽首佛足,隨佛經行。

爾時,摩竭提國人若男若女,夜啼之時,以摩鳩羅鬼恐之即止,親侍供養弟子之法,待師禪覺,然後乃眠。爾時,世尊為天帝釋夜經行久。

爾時,尊者那伽波羅作是念:「世尊今夜經行至久,我今當作摩鳩羅鬼形而恐怖之!」時,那伽波羅比丘即反被俱執,長毛在外,往在世尊經行道頭,白佛言:「摩鳩羅鬼來!摩鳩羅鬼來!」

爾時,世尊告那伽波羅比丘:「汝那伽波羅愚癡人,以摩鳩羅鬼神像恐怖佛耶?不能動如來、應、等正覺一毛髮也,如來、應、等正覺久離恐怖!」

爾時,天帝釋白佛言:「世尊!世尊正法、律中亦復有此人耶?」

佛言:「憍尸迦!瞿曇家中極大廣闊,斯等於未來世亦當使得清淨之法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若復婆羅門,  於自所得法,
 得到於彼岸。  若一毘舍遮,
 及與摩鳩羅,  皆悉超過去。
 若復婆羅門,  於自所行法,
 一切諸受覺,  觀察皆已滅。
 若復婆羅門,  自法度彼岸,
 一切諸因緣,  皆悉已滅盡。
 若復婆羅門,  自法度彼岸,
 一切諸人我,  皆悉已滅盡。
 若復婆羅門,  自法度彼岸,
 於生老病死,  皆悉已超過。」

佛說此經已,釋提桓因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