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330(一三三〇) 害及無害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,尊者舍利弗、尊者大目揵連住耆闍崛山中。

時,尊者舍利弗新剃鬚髮。時,有伽吒及優波伽吒鬼。優波伽吒鬼見尊者舍利弗新剃鬚髮,語伽吒鬼言:「我今當往打彼沙門頭。」

伽吒鬼言:「汝優波伽吒!莫作是語。此沙門大德大力,汝莫長夜得大不饒益苦!」如是再三說。

時,優波伽吒鬼再三不用伽吒鬼語,即以手打尊者舍利弗頭。打已,尋自喚言:「燒我,伽吒!煮我,伽吒!」再三喚已,陷入地中,墮阿毘地獄。

尊者大目揵連聞尊者舍利弗為鬼所打聲已,即往詣尊者舍利弗所,問尊者舍利弗言:「云何?尊者!苦痛可忍不?」

尊者舍利弗答言:「尊者大目揵連!雖復苦痛,意能堪忍,不至大苦。」

尊者大目揵連語尊者舍利弗言:「奇哉!尊者舍利弗!真為大德大力,此鬼若以手打耆闍崛山者,能令碎如糠糟,況復打人而不苦痛?」

爾時,尊者舍利弗語尊者大目揵連:「我實不大苦痛。」

時,尊者舍利弗、大目揵連共相慰勞。

時,世尊以天耳聞其語聲,聞已即說偈言:

「其心如剛石,  堅住不傾動,
 染著心已離,  瞋者不反報,
 若如此修心,  何有苦痛憂?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