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332(一三三二) 睡眠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國人間,止住一林中,入晝正受,身體疲極,夜則睡眠。

時,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:「此非比丘法,於空林中入晝正受,夜著睡眠,我今當往覺悟之。」

爾時,天神往至比丘前,而說偈言:

「比丘汝起起,  何以著睡眠?
 睡眠有何利?  病時何不眠?
 利刺刺身時,  云何得睡眠?
 汝本捨非家,  出家之所欲。
 當如本所欲,  日夜求增進,
 莫得墮睡眠,  令心不自在。
 無常不恒欲,  迷醉於愚夫,
 餘人悉被縛,  汝今已解脫。
 正信而出家,  何以著睡眠?
 已調伏貪欲,  其心得解脫。
 具足勝妙智,  出家何故眠,
 勤精進正受,  常修堅固力。
 專求般涅槃,  云何而睡眠?
 起明斷無明,  滅盡諸有漏。
 調彼後邊身,  云何著睡眠?」

時,彼天神說是偈時,彼比丘聞其所說,專精思惟,得阿羅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