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1338(一三三八) 花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,止一林中。時,彼比丘有眼患,受師教,應嗅鉢曇摩花。時,彼比丘受師教已,往至鉢曇摩池側,於池岸邊,迎風而坐,隨風嗅香。

時,有天神,主此池者,語比丘言:「何以盜華?汝今便是盜香賊也!」

爾時,比丘說偈答言:

「不壞亦不奪,  遠住隨嗅香,
 汝今何故言,  我是盜香賊?」

爾時,天神復說偈言:

「不求而不捨,  世間名為賊,
 汝今人不與,  而自一向取,
 是則名世間,  真實盜香賊。」

時,有一士夫取彼藕根,重負而去。

爾時,比丘為彼天神而說偈言:

「如今彼士夫,  斷截分陀利,
 拔根重負去,  便是姦狡人,
 汝何故不遮,  而言我盜香。」

時,彼天神說偈答言:

「狂亂姦狡人,  猶如乳母衣,
 何足加其言,  宜堪與汝語。
 袈裟污不現,  黑衣墨不污,
 姦狡兇惡人,  世間不與語。
 蠅脚污素帛,  明者小過現,
 如墨點珂貝,  雖小悉皆現。
 常從彼求淨,  無結離煩惱,
 如毛髮之惡,  人見如泰山。」

時,彼比丘復說偈言:

「善哉善哉說,  以義安慰我,
 汝可常為我,  數數說斯偈。」

時,彼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我非汝買奴,  亦非人與汝,
 何為常隨汝,  數數相告語,
 汝今自當知,  彼彼饒益事。」

時,彼天子說是偈已,彼比丘聞其所說,歡喜隨喜,從座起去,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斷諸煩惱,得阿羅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