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246(二四六) 七年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。

爾時,世尊晨朝著衣持鉢,入王舍城乞食。

爾時,天魔波旬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晨朝著衣持鉢,入王舍城乞食,我今當往亂其道意。」

時,魔波旬化作御車象類,執杖覓牛,著弊衣,蓬頭亂髮,手脚剝裂,手執牛杖,至世尊前問言:「瞿曇!見我牛不?」

世尊作是念:「此是惡魔,欲來亂我。」即告魔言:「惡魔!何處有牛?何用牛為?」

魔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知我是魔。」而白佛言:「瞿曇!眼觸入處,是我所乘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入處,是我所乘。」

復問:「瞿曇!欲何所之?」

佛告惡魔:「汝有眼觸入處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入處。若彼無眼觸入處,無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入處,汝所不到,我往到彼。」

爾時,天魔波旬即說偈言:

「若常有我者,  彼悉是我所,
 一切悉屬我,  瞿曇何所之。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若言有我者,  彼說我則非,
 是故知波旬,  即自墮負處。」

魔復說偈言:

「若說言知道,  安隱向涅槃,
 汝自獨遊往,  何煩教他為?」

世尊復說偈答言:

「若有離魔者,  問度彼岸道,
 為彼平等說,  真實永無餘,
 時習不放逸,  永離魔自在。」

魔復說偈言:

「有石似段肉,  餓烏來欲食,
 彼作軟美想,  欲以補飢虛,
 竟不得其味,  折觜而騰虛,
 我今猶如烏,  瞿曇如石生,
 不入愧而去,  猶烏陵虛逝,
 內心懷愁毒,  即彼沒不現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