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252(二五二) 優波先那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比丘名優波先那,住王舍城寒林中塜間蛇頭巖下迦陵伽行處。時,尊者優波先那獨一於內坐禪。

時,有惡毒蛇長尺許,於上石間墮優波先那身上,優波先那喚舍利弗:「語諸比丘,毒蛇墮我身上,我身中毒,汝等駛來,扶持我身,出置於外,莫令於內身壞碎,如糠糟聚。」

時,尊者舍利弗於近處,住一樹下,聞優波先那語,即詣優波先那所,語優波先那言:「我今觀汝色貌,諸根不異於常,而言中毒,持我身出,莫令散壞,如糠糟聚,竟為云何?」

優波先那語舍利弗言:「若當有言:『我眼是我、我所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是我、我所。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,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是我、我所。地界,地界是我、我所。水、火、風、空、識界,水、火、風、空、識界是我、我所。色陰,色陰是我、我所。受、想、行、識陰,受、想、行、識陰是我、我所』者,面色諸根應有變異。我今不爾,眼非我、我所;乃至識陰非我、我所,是故面色諸根無有變異。」

舍利弗言:「如是,優波先那!汝若長夜離我、我所、我慢繫著使,斷其根本,如截多羅樹頭,於未來世永不復起,云何面色諸根當有變異。」

時,舍利弗即周匝扶持優波先那身出於窟外,優波先那身中毒碎壞,如聚糠糟。

時,舍利弗即說偈言:

「久殖諸梵行,  善修八聖道,
 歡喜而捨壽,  猶如棄毒鉢。
 久殖諸梵行,  善修八聖道,
 歡喜而捨壽,  如人重病愈。
 久殖諸梵行,  善修八聖道,
 如出火燒宅,  臨死無憂悔,
 久殖諸梵行,  善修八聖道,
 以慧觀世間,  猶如穢草木,
 不復更求餘,  餘亦不相續。」

時,尊者舍利弗供養優波先那尸已,往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尊者優波先那有小惡毒蛇,如治眼籌,墮其身上,其身即壞,如聚糠糟。」

佛告舍利弗:「若優波先那誦此偈者,則不中毒,身亦不壞,如聚糠糟。」

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!誦何等偈?何等辭句?」

佛即為舍利弗而說偈言:

「常慈念於彼,  堅固賴吒羅,
 慈伊羅槃那,  尸婆弗多羅,
 欽婆羅上馬,  亦慈迦拘吒,
 及彼黑瞿曇,  難徒跋難陀。
 慈悲於無足,  及以二足者,
 四足與多足,  亦悉起慈悲,
 慈悲於諸龍,  依於水陸者,
 慈一切眾生,  有量及無量,
 安樂於一切,  亦離煩惱生,
 欲令一切賢,  一切莫生惡。
 常住蛇頭巖,  眾惡不來集,
 凶害惡毒蛇,  能害眾生命,
 如此真諦言,  無上大師說,
 我今誦習此,  大師真實語,
 一切諸惡毒,  無能害我身。
 貪欲瞋恚癡,  世間之三毒,
 如此三毒惡,  永除名佛寶,
 法寶滅眾毒,  僧寶亦無餘,
 破壞凶惡毒,  攝受護善人,
 佛破一切毒,  汝蛇毒今破。」

故說是呪術章句,所謂:

「塢躭婆隷 躭婆隷 陸波婆躭陸 [木*奈]渧 肅[木*奈]渧 抧跋渧 文那移 三摩移 檀諦 尼羅枳施 婆羅拘閇塢隷 塢娛隷」悉波呵

「舍利弗!優波先那善男子爾時說此偈,說此章句者,蛇毒不能中其身,身亦不壞,如糠糟聚。」

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!優婆先那未曾聞此偈,未曾聞此呪術章句,世尊今日說此,正為當來世耳。」

尊者舍利弗聞佛所說,歡喜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