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300(三〇〇) 他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拘留搜調牛聚落。

時,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,與世尊面相慶慰,慶慰已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云何?瞿曇!為自作自覺耶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說此是無記,自作自覺,此是無記。」

「云何?瞿曇!他作他覺耶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他作他覺,此是無記。」

婆羅門白佛:「云何?我問自作自覺,說言無記;他作他覺,說言無記,此義云何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自作自覺則墮常見,他作他覺則墮斷見。義說、法說,離此二邊,處於中道而說法,所謂此有故彼有,此起故彼起,緣無明行,乃至純大苦聚集,無明滅則行滅,乃至純大苦聚滅。」

佛說此經已,彼婆羅門歡喜隨喜,從座起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