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549(五四九) 迦梨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尊者摩訶迦旃延住阿槃提國拘羅羅咤精舍。尊者摩訶迦旃延晨朝著衣持鉢,入拘羅羅咤精舍,次第乞食,至迦梨迦優婆夷舍。

時,優婆夷見尊者摩訶迦旃延,即敷床坐,請令就坐,前禮尊者摩訶迦旃延足,退住一面,白尊者摩訶迦旃延:「如世尊所說,答僧耆多童女所問,如世尊說僧耆多童女所問偈:

「實義存於心,  寂滅而不亂,
 降伏諸勇猛,  可愛端正色。
 一心獨靜思,  服食妙禪樂,
 是則為遠離。  世間之伴黨,
 世間諸伴黨,  無習近我者。

「尊者摩訶迦旃延!世尊此偈,其義云何?」

者摩訶迦旃延語優婆夷言:「姊妹!有一沙門婆羅門言:『地一切入處正受,此則無上,為求此果。』姊妹!若沙門婆羅門於地一切入處正受,清淨鮮白者,則見其本,見患、見滅、見滅道跡;以見本、見患、見滅、見滅道跡故,得真實義存於心,寂滅而不亂。姉妹!如是水一切入處、火一切入處、風一切入處、青一切入處、黃一切入處、赤一切入處、白一切入處、空一切入處、識一切入處為無上者,為求此果。

「姊妹!若有沙門婆羅門,乃至於識處一切入處正受,清淨鮮白者,見本、見患、見滅、見滅道跡;以見本、見患、見滅、見滅道跡故,是則實義存於心,寂滅而不亂,善見、善入。是故世尊答僧耆多童女所問偈:

「實義存於心,  寂滅而不亂,
 降伏諸勇猛,  可愛端正色。
 一心獨靜思,  服食妙禪樂,
 是則為遠離,  世間之伴黨,
 世間諸伴黨,  無習近我者。

「如是,姊妹!我解世尊以如是義故,說如是偈。」

優婆夷言:「善哉!尊者說真實義,唯願尊者受我請食。」

時,尊者摩訶迦旃延默然受請。

時,迦梨迦優婆夷知尊者摩訶迦旃延受請已,即辦種種淨美飲食,恭敬尊重,自手奉食。

時,優婆夷知尊者摩訶迦旃延食已,洗鉢、澡嗽訖,敷一卑坐,於尊者摩訶迦旃延前恭敬聽法。

尊者摩訶迦旃延為迦梨迦優婆夷種種說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;示、教、照、喜已,從座起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