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594(五九四) 首長者生天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曠野精舍。

時,有曠野長者疾病命終,生無熱天。生彼天已,即作是念:「我今不應久於此住,不見世尊。」作是念已,如力士屈申臂頃,從無熱天沒,現於佛前。

時,彼天子天身委地,不能自立,猶如酥油委地,不能自立。如是,彼天子天身細軟,不自持立。

爾時,世尊告彼天子:「汝當變化作此麁身,而立於地。」

時,彼天子即自化形,作此麁身,而立於地。於是,天子前禮佛足,退坐一面。

爾時,世尊告手天子:「汝手天子,本於此間為人身時,所受經法,今故憶念不悉忘耶?」

手天子白佛言:「世尊!本所受持,今悉不忘。本人間時,有所聞法,不盡得者,今亦憶念,如世尊善說。世尊說言:『若人安樂處,能憶持法,非為苦處。』此說真實。如世尊在閻浮提,種種雜類,四眾圍遶,而為說法,彼諸四眾聞佛所說,皆悉奉行。我亦如是,於無熱天上,為諸天人大會說法,彼諸天眾悉受修學。」

佛告手天子:「汝於此人間時,於幾法無厭足故,而得生彼無熱天中?」

手天子白佛:「世尊!我於三法無厭足故,身壞命終,生無熱天。何等三法?我於見佛無厭故,身壞命終生無熱天;我於佛法無厭足故,生無熱天;供養眾僧無厭足故,身壞命終,生無熱天。」時,手天子即說偈言:

「見佛無厭足,  聞法亦無厭,
 供養於眾僧,  亦未曾知足,
 受持賢聖法,  調伏慳著垢,
 三法不知足,  故生無熱天。」

時,手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即沒不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