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624(六二四) 鬱低迦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尊者欝低迦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善哉!世尊!為我說法,我聞法已,當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逸住,思惟:『所以善男子剃除鬚髮,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……。』」如上廣說,乃至「不受後有。」

佛告欝低迦:「如是,如是,如汝所說。但於我所說法,不悅我心,彼所事業亦不成就,雖隨我後,而不得利,反生障閡。」

欝低迦白佛:「世尊所說,我則能令世尊心悅,自業成就,不生障閡。唯願世尊為我說法,我當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逸住……」如上廣說,乃至「不受後有。」如是第二、第三請。

爾時,世尊告欝低迦:「汝當先淨其初業,然後修習梵行。」

欝低迦白佛:「我今云何淨其初業,修習梵行?」

佛告欝低迦:「汝當先淨其戒,直其見,具足三業,然後修四念處。何等為四?內身身觀念住,專精方便,正智正念,調伏世間貪憂。如是外身、內外身身觀念住,受、心、法法觀念住……」亦如是廣說。

時,欝低迦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座起而去。

時,欝低迦聞佛教授已,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逸住,思惟:「所以善男子剃除鬚髮,著袈裟衣,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,乃至不受後有。」

如欝低迦所問,如是異比丘所問亦如上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