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92(九二) 憍慢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,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舍衛國有憍慢婆羅門止住,父母種姓俱淨,無瑕點能說者,七世相承悉皆清淨;為婆羅門師,言論通達,諸論記典悉了萬名,解法優劣,分明諸,句句記說,容貌端正。或生志高、族姓志高、容色志高、聰明志高、財富志高,不敬父母、諸尊、師長。聞沙門瞿曇在拘薩羅國人間遊行,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聞已,作是念:「我當往彼沙門瞿曇所,若有所說,我當共論;無所說者,默然而還。」

時,憍慢婆羅門乘白馬車,諸年少婆羅門前後導從,持金柄傘蓋,手執金瓶,往見世尊。至於園門,下車步進。

爾時,世尊與諸大眾圍遶說法,不時顧念憍慢婆羅門。

時,憍慢婆羅門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不顧念我,且當還去。」

爾時,世尊知憍慢婆羅門心念,而說偈言:

「憍慢既來此,  不善更增慢,
 向以義故來,  應轉增其義。」

時,憍慢婆羅門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已知我心。」欲修敬禮。

爾時,世尊告憍慢婆羅門:「止!止!不須作禮,心淨已足。」

時,諸大眾咸各高聲唱言:「奇哉!世尊!大德大力。今此憍慢婆羅門恃生憍慢、族姓憍慢、容色憍慢、聰明憍慢、財富憍慢,不敬父母、諸尊、師長,今於沙門瞿曇所謙卑下下,欲接足禮。」

時,憍慢婆羅門於大眾前唱令靜默,而說偈言:

「云何不起慢?  云何起恭敬?
 云何善慰諭?  云何善供養?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父母及長兄,  和尚諸師長,
 及諸尊重者,  所不應生慢。
 應當善恭敬,  謙下而問訊,
 盡心而奉事,  兼設諸供養。
 離貪恚癡心,  漏盡阿羅漢,
 正智善解脫,  伏諸憍慢心。
 於此賢聖等,  合掌稽首禮。」

爾時,世尊為憍慢婆羅門種種說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。如佛世尊次第說法,說布施、持戒、生天功德,愛欲味患煩惱,清淨、出要、遠離,諸清淨分……如是廣說,如白淨衣無諸黑惡,速受染色。憍慢婆羅門於座上解四聖諦——苦、習、滅、道,得無間等。

時,憍慢婆羅門見法、得法、知法、入法,度諸疑惑,不由他度,於正法中得無所畏。即從座起,整衣服,為佛作禮,合掌白佛:「我今可得於正法中出家、受具足不?」

佛告憍慢婆羅門:「汝今可得於正法中出家、受具足。」

彼即出家,獨正思惟:「所以善男子剃除鬚髮,著袈裟衣,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……。」得阿羅漢,心善解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