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95(九五) 生聞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有生聞婆羅門來詣佛所,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瞿曇!我聞瞿曇說言:『唯應施我,不應施餘人;施我得大果,非施餘人而得大果。應施我弟子,不應施餘弟子;施我弟子得大果報,非施餘弟子得大果報。』云何?瞿曇!作是語者,為實說耶?非為謗毀瞿曇乎?為如說說、如法說耶?法次法說,不為餘人以同法來訶責耶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彼如是說者,謗毀我耳!非如說說、如法說、法次法說,不致他人來以同法呵責。所以者何?我不如是說:『應施於我,不應施餘;施我得大果報,非施餘人得大果報。應施我弟子,施我弟子得大果報,非施餘弟子得大果報。』然,婆羅門!我作如是說者,作二種障:障施者施、障受者利。婆羅門乃至士夫,以洗器餘食著於淨地,令彼處眾生即得利樂。我說斯等亦入福門,況復施人?婆羅門!然我復說,施持戒者得果報,不同犯戒。」

生聞婆羅門白佛言:「如是,瞿曇!我亦如是說,施持戒者得大果報,非施犯戒。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若黑若有白,  若赤若有色,
 犁雜及金色,  純黃及鴿色,
 如是等牸牛,  犢姝好者,
 丁壯力具足,  調善行捷疾,
 但使堪運重,  不問本生色,
 人亦復如是,  各隨彼彼生,
 剎利婆羅門,  毘舍首陀羅,
 旃陀羅下賤,  所生悉不同,
 但使持淨戒,  離重擔煩惱,
 純一修梵行,  漏盡阿羅漢,
 於世間善逝,  施彼得大果,
 愚者無智慧,  未甞聞正法,
 施彼無大果,  不近善友故,
 若習善知識,  如來及聲聞,
 清淨信善逝,  根生堅固力,
 所住之善趣,  及生大姓家,
 究竟般涅盤,  大仙如是說。」

佛說此經已,生聞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