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965(九六五) 優陟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時,有外道出家名曰欝低迦,來詣佛所,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瞿曇!云何?瞿曇!世有邊耶?」

佛告欝低迦:「此是無記。」

欝低迦白佛:「云何?瞿曇!世無邊耶?有邊無邊耶?非有邊非無邊耶?」

佛告欝低迦:「此是無記。」

欝低迦白佛:「云何?瞿曇!世有邊耶?答言『無記。』世無邊耶?世有邊無邊耶?世非有邊非無邊耶?答言『無記。』瞿曇!於何等法而可記說?」

佛告欝低迦:「知者,智者,我為諸弟子而記說道,令正盡苦,究竟苦邊。」

低迦白佛:「云何?瞿曇!為諸弟子說道,令正盡苦,究竟苦邊?為一切世間從此道出,為少分耶?」

爾時,世尊默然不答。

第二、第三問,佛亦第二、第三默然不答。

爾時,尊者阿難住於佛後,執扇扇佛。尊者阿難語欝低迦外道出家:「汝初已問此義,今復以異說而問,是故,世尊不為記說。欝低迦!今當為汝說譬,夫智者因譬得解。

「譬如國王,有邊境城,四周堅固,巷陌平正,唯有一門。立守門者聰明黠慧,善能籌量,外有人來,應入者聽入,不應入者不聽。周匝遶城,求第二門,都不可得,都無猫狸出入之處,況第二門?彼守門者都不覺悟入者、出者,然彼士夫知一切人唯從此門若出若入,更無餘處。如是,世尊雖不用心覺悟眾生,一切世間從此道出,及以少分,然知眾生正盡苦,究竟苦邊者,一切皆悉從此道出。」

時,欝低迦外道出家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坐起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