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967(九六七) 俱迦那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,尊者阿難陀於後夜時,向[木*翕]補河邊,脫衣置岸邊,入水洗手足。還上岸,著一衣,摩拭身體。時,俱迦那外道出家亦至水邊。尊者阿難聞其行聲,聞聲已,即便謦咳作聲。

俱迦那外道出家聞有人聲,而問言:「為何等人?」

尊者阿難答言:「沙門。」

俱迦那外道言:「何等沙門?」

尊者阿難答言:「釋種子。」

迦那外道言:「欲有所問,寧有閑暇見答以不?」

尊者阿難答言:「隨意所問,知者當答。」

迦那言:「云何?阿難!如來死後有耶?」

阿難答言:「世尊所說,此是無記。」

復問:「如來死後無耶?死後有無耶?非有非無耶?」

阿難言:「世尊所說,此是無記。」

俱迦那外道言:「云何?阿難!如來死後有?答言無記,死後無?死後有無?死後非有非無?答言無記。云何?阿難!為不知不見耶?」

阿難答言:「非不知、非不見,悉知、悉見。」

復問阿難:「云何知?云何見?」

阿難答言:「見可見處,見所起處,見纏斷處,此則為知,此則為見。我如是知、如是見,云何說言不知、不見?」

俱迦那外道復問:「尊者何名?」

阿難陀答言:「我名阿難陀。」

俱迦那外道言:「奇哉!大師弟子,而共論議!我若知是尊者阿難陀者,不敢發問。」說是語已,即捨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