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雜阿含經

SA 968(九六八) 須達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時,給孤獨長者日日出見世尊,禮事供養,給孤獨長者作是念:「我今出太早,世尊及諸比丘禪思未起,我寧可過諸外道住處。」即入外道精舍,與諸外道共相問訊慰勞已,退坐一面。

時,彼外道問言:「長者!汝見沙門瞿曇,云何見?何所見?」

長者答言:「我亦不知云何見世尊,世尊何所見。」

諸外道言:「汝言見眾僧,云何見眾僧?眾僧何所見?」

者答言:「我亦不知云何見僧,僧何所見。」

道復問:「長者!汝今云何自見?自何所見?」

者答言:「汝等各各自說所見,然後我說所見,亦不難。」

時,有一外道作如是言:「長者!我見一切世間常,是則真實,餘者虛妄。」

有說言:「長者!我見一切世間無常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」

復有說言:「長者!世間常無常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」

復有說言:「世間非常非無常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」

復有說言:「世有邊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」

復有說言:「世無邊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」

復有說言:「世有邊無邊。」

復有說言:「世非有邊非無邊。」

有說言:「命即是身。」

復有說言:「命異身異。」

有說言:「如來死後有。」

復有說言:「如來死後無。」

復有說言:「如來死後有無。」

復有說言:「如來死後非有非無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」

外道語長者言:「我等各各已說所見,汝復應說汝所見。」

長者答言:「我之所見真實、有為、思量、緣起,若復真實、有為、思量、緣起者,彼則無常,無常者是苦。如是知已,於一切見都無所得。如汝所見:『世間常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』者,此見真實、有為、思量、緣起;若真實、有為、思量、緣起者,是則無常,無常者是苦。是故汝等習近於苦,唯得於苦,堅住於苦,深入於苦。如是汝言世間無常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。有如是咎。」

世間常、無常、非常非無常,世有邊、世無邊、世有邊無邊、世非有邊非無邊,命即是身、命異身異,如來死後有、如來死後無、如來死後有無、如來死後非有非無,此是真實,餘則虛妄,皆如上說。

一外道語給孤獨長者言:「如汝所說,若有見彼,則真實、有為、思量、緣起者,是無常法,若無常者是苦。是故,長者所見亦習近苦,得苦,住苦,深入於苦?」

長者答言:「我先不言所見者,是真實、有為、思量、緣起法,悉皆無常,無常者是苦,知苦已,我於所見無所得耶?」

彼外道言:「如是,長者!」

爾時,給孤獨長者於外道精舍伏彼異論,建立正論,於異學眾中作師子吼已,往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以向與諸外道共論事向佛廣說。

佛告給孤獨長者:「善哉!善哉!宜應時時摧伏愚癡外道,建立正論。」

佛說是語已,給孤獨長者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