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05五陰譬喻經

 

五陰譬喻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遊於靡勝國,度河津見中大沫聚隨水流,即告比丘言:「諸比丘!譬如此大沫聚隨水流,目士見之觀視省察,即知非有、虛無、不實、速消、歸盡。所以者何?沫無強故。如是,比丘!一切所色去來現在,內外麁細好醜遠近,比丘見此當熟省視觀,其不有虛無不實,但病但結但瘡但偽,非真非常,為苦為空為非身為消盡。所以者何?色之性無有強。譬如,比丘!天雨渧水,一泡適起一泡即滅,見之觀視省察,即知非有、虛無、不實、速消、歸盡。所以者何?泡無強故。如是,比丘!一切所痛去來現在,內外麁細好醜遠近,比丘見知,當熟省視,觀其不有虛無不實,但病但結但偽但瘡,非真非常,為苦為空為非身為消盡。所以者何?痛之性無有強故。

「譬如,比丘!季夏盛熱日中之炎,目士見之觀視省察,即知非有、虛無、不實、速消、歸盡。所以者何?炎無強故。如是,比丘!一切所想去來現在,內外麁細好醜遠近,比丘見是當熟省視觀,其不有虛無不實,但婬但結但瘡但偽,非真非常,為苦為空為非身為消盡。所以者何?想之性無有強。

「譬如,比丘!人求良材擔斧入林,見大芭蕉鴻直不曲,因斷其本、斬其末、劈其葉,理分分[利-禾+皮]而解之,中了無心何有牢固?目士見之觀視省察,即知非有、虛無、不實、速消、歸盡。所以者何?彼芭蕉無強故。如是,比丘!一切所行去來現在,內外麁細好醜遠近,比丘見此當熟省視知,其不有虛無不實,但婬但結但瘡但偽,非真非常,為苦為空為非身為消盡。所以者何?行之性無有強。

「譬如,比丘!幻師與幻弟子於四衢道大人眾中,現若干幻,化作群象群馬車乘步從。目士見之觀視省察,即知不有、虛無、不實、無形、化、盡。所以者何?幻無強故。如是,比丘!一切所識去來現在,內外麁細好醜遠近,比丘見此當熟省視觀,其不有虛無不實,但婬但結但瘡但偽,非真非常,為苦為空為非身為消盡。所以者何?識之性無有強。」

於是佛說偈言:

「沫聚喻於色,  痛如水中泡,
想譬熱時炎,  行為若芭蕉,
夫幻喻如識,  諸佛說若此,
當為觀是要,  熟省而思惟。
空虛之為審,  不覩其有常,
欲見陰當爾,  真智說皆然。
三事斷絕時,  知身無所直,
命氣溫燸識,  捨身而轉逝。
當其死臥地,  猶草無所知,
觀其狀如是,  但幻而愚貪。
心心為無安,  亦無有牢強,
知五陰如此,  比丘宜精勤。
是以當晝夜,  自覺念正智,
受行寂滅道,  行除最安樂。」

佛說如是。比丘聞,皆歡喜。

五陰譬喻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