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19佛說鴦崛髻經

 

佛說鴦崛髻經

聞如是:

一時,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眾多比丘到時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時,眾多比丘入舍衛城乞食,聞王波斯匿宮門外,有眾多人民,各携手啼哭喚呼,便作是說:「於此國土有大惡賊名鴦崛髻,殺害人民暴虐無慈心,村落居止不得寧息,城廓亦不得寧息,人民亦不得寧息。殺害人民各取一指用作華髻,以是故名曰鴦崛髻,願王當降伏此人。」

時,眾多比丘,從舍衛城乞食已過,食後攝衣鉢,澡手洗足,以尼師檀著肩上,詣世尊所,頭面禮足在一面坐。時,諸比丘白世尊言:「我等眾多比丘,到時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便聞拘婆羅王在宮門外,有眾多人民携手啼哭,便作是說:『今境界中有大賊名鴦崛髻,殺害人民至各取一指用作花髻,以是故名曰鴦崛髻,願當降伏彼。』」

時世尊從比丘聞,即從坐起若鴦崛髻居三處,世尊便往彼所。時,有眾人擔薪負草及耕田人,有行路人詣世尊所,語世尊言:「沙門莫從此道行。所以然者,此道中有鴦崛髻,殺害人民無有慈心於眾生,城廓村落皆為彼人所害,彼殺人以指作花髻。觸嬈世尊,諸有沙門人民之類從此道行者,十人共集然後得過,或二十人、或三十人、或四十人、或五十人、或百人、或千人,然後得過。彼鴦崛髻從意所欲皆取食之。」時,世尊遂便前行,無退轉意。

時,鴦崛髻遙見世尊來,見已便作是念:「諸有人民欲來過此道者,十人共集至,或千人然後得過,隨意所欲而殺害之。然此沙門獨來無伴,我今當取殺之。」時鴦崛髻即拔腰劍往至世尊所。時,世尊遙見鴦崛髻來便復道還。時,鴦崛髻走逐世尊,盡其力勢欲及世尊然不能及。時,鴦崛髻便作是念:「我走能逮象、亦能及馬、亦能及車、亦能及暴惡牛、亦能及人,然此沙門行亦不疾,然盡其力勢不能及。」時,鴦崛髻遙語世尊言:「住!住!沙門。」世尊告曰:「我久自住,然汝不住。」

時,鴦崛髻便說此偈:

「沙門行言住,  謂我言不住,
沙門說此義,  自住我不住。」

爾時世尊語鴦崛髻言:「汝聽我所說,我住汝不住義。」時便說偈言:

「世尊常自住,  一切蒙其恩,
汝自殺害心,  亦不避惡行。」

爾時鴦崛髻便作是念:「我今作惡行耶?」時,鴦崛髻,便說偈言:

「於我發慈心,  沙門說此偈。」
即時捨腰劍,  五體歸命佛。
頭面而禮足,  求為作沙門,
佛言來比丘,  即受具足戒。

諸佛世尊常法,如諸佛世尊作是言:「善來!比丘!」即時鬚髮自墮猶如剃頭,經七日中,若彼所著袈裟極妙細滑,若施布劫貝育越衣,則化成袈裟。世尊作是說已:「善來!比丘!當修梵行於我法中,無憍慢意當盡苦源本。」

時,鴦崛髻鬚髮自墮,身著袈裟在世尊後。時,世尊將鴦崛髻在後行,從闍梨園詣祇洹便就座坐。時,鴦崛髻為諸尊長比丘所教訓威儀禮節,作是教訓已,所以族姓子,以信堅固出家學道修無上梵行,盡生死源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復受母胎。時,鴦崛髻成阿羅漢。

時,尊者鴦崛髻,修阿練若行無人之處,常乞食不選擇家,著五納衣人所不利。時,王波斯匿集四部兵,集四部兵已出舍衛城,欲往殺賊鴦崛髻。時,波斯匿王便作是念:「可先往至世尊所,以此義具向世尊說,若世尊教勅者,我當奉行。」時,波斯匿王詣祇洹步行至世尊所。夫剎利王種有五相。云何為五?謂蓋、天冠、朱拂柄、劍寶、履屣,盡捨著一面,頭面禮足在一面坐。

時,波斯匿王坐已,世尊問曰:「王何故集四部兵,塵土坌衣來至我所?」

時,波斯匿王白世尊言:「於此舍衛城有賊名鴦崛髻,殺害人民無有慈心,城廓村落皆厭患之,人民分離,彼殺害人民已而取其指用作華髻。欲往殺彼人。」

世尊告曰:「若今王見鴦崛髻剃除鬚髮著三法衣,以信堅固出家學道,王欲取云何?」

王報言:「當取何為?當問訊禮敬,承事供養,無有害心向。然!世尊。彼兇惡人無有慈心於眾生類,能修沙門行耶?」

時,尊者鴦崛髻,去世尊不遠結加趺坐,直身正意繫念在前。時,世尊舉右手示鴦崛髻處:「大王!此是賊鴦崛髻。」時,波斯匿王見鴦崛髻已,便懷恐怖衣毛皆竪。時世尊告王波斯匿言:「大王!勿懷恐怖,自到彼所自當與王語。」

時,波斯匿王便往至鴦崛髻所,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立。時,波斯匿王問鴦崛髻言:「尊者鴦崛髻,今名何等?」鴦崛髻答言:「大王!我名伽瞿,母名曼多耶尼。」王報言:「汝善自勉進,我今盡形壽供養尊者伽瞿,衣被、飯食、病瘦醫藥、床臥具,無所悋惜,常當以法擁護。」時,波斯匿王頭面禮足繞三匝,詣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。時,波斯匿王白世尊言:「世尊,不降伏者能降伏之,如來皆使剛強者降伏,乃不加刀杖降伏眾生。我有眾多事欲還國。」世尊告曰:「今正是時隨意所欲。」時,波斯匿王即從座起,頭面禮足繞三匝便退而去。

時,鴦崛髻,即其日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。時,鴦崛髻乞食時,見一女人懷妊,欲產未得時產,見已便作是念:「此眾生甚為苦惱。」時,鴦崛髻入舍衛城乞食,食後攝衣鉢澡手洗足,以尼師檀著肩上,便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。時,指髻白世尊言:「我向者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乞食時見一女人懷妊欲產,然不得時產,見已我便作是念:『此眾生類甚為苦惱。』」

世尊告曰:「汝!指髻,往彼女人所便語彼女人言:『諸聖所生,我從聖生以來,不自憶殺害眾生命,以至誠語,使彼女人安隱得產。』」

爾時,指髻白世尊言:「此非於彼我有妄語耶?所以然者,我於此身殺害無數百千眾生。」

世尊告曰:「汝處俗時,今處聖時不與本同。汝指髻入舍衛城於街巷作是唱令:『諸賢當護五事。以何為五?不殺生、不與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。所以然者,殺生之報,以刀施得刀報,盜報增益貧窮、婬報妻婦增益姦邪、妄語報眾生口氣臭穢、飲酒報增益眾亂。』往彼女人所,到已語彼女人言:『我從聖生以來,未曾憶殺害眾生,以是真誠語使女人安隱得產。』」對曰:「如是,世尊。」

時,指髻到時著衣持鉢,入舍衛城乞食。於街巷作是唱令:「諸賢當護五事,至女人安隱得產。」漸往至彼女人所。到已語女人言:「我自從聖生,不自憶殺害一人命,以是真誠語使女人安隱得產。」時,指髻說是語適竟,彼女人即得產。

時,指髻食後欲出舍衛城。有一人以石打指髻身,復有一人以杖打指髻身,復有一人以刀斫指髻身體破。時指髻頭破身血,出舍衛城到世尊所。時,世尊遙見指髻來,頭破血流污僧伽梨身體破,見已語言:「忍勿發惡意,此之行報無數百千劫當入地獄中,今所受報亦不足言。」

時指髻白言:「如是!世尊!如是!如來!」時,指髻以和悅心即於佛前,說此偈言:

「我忍甚堅固,  無有增減心,
我今聞正法,  是故不懈慢。
聞法亦堅固,  好信佛法僧,
親近善知識,  諸能分別法。
我曾為惡賊,  名曰鴦崛髻,
為水所漂溺。  自歸命三佛,
當歸自歸命,  於法分別法,
已得三達智,  還得佛迹處。
本為放逸行,  殺害眾生命,
今名至誠諦,  不復殺害人。
身口之所行,  意亦無所害,
彼名為殺者,  不為人所嫉。
夫年少比丘,  亦應佛律,
此明照世間,  如月雲霧消。
前為婬逸行,  後改不復犯,
此明照世間,  如月雲霧消。
為水所漂沒,  亦如被練剛,
巧匠解木理,  智者自修身。
或以加刀杖,  或鞭韁靽[革*周]
無力亦無持,  為佛所降伏。
亦不希望死,  亦不希望生,
自觀察時節,  安詳不卒暴。」

爾時,世尊觀樂指髻,便告諸比丘:「汝等,頗見比丘中如我弟子,有捷疾智聞法便解,所謂伽瞿比丘聞法便解。」

諸比丘言:「不也。世尊!」

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聲聞中第一比丘有捷疾智,所謂指髻比丘是。」

爾時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佛說鴦崛髻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