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22佛說波斯匿王太后崩塵土坌身經

 

佛說波斯匿王太后崩塵土坌身經

聞如是:

一時,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拘娑羅國波斯匿王太后崩,時年百歲老無壯勢,精進修善法。時,波斯匿王供殯送母,日正中還,塵土坌身步往詣園至世尊所,頭面禮足在一面坐。時,世尊問王言:「今王何故塵土坌身步來至我所?」

時,波斯匿王便涕泣不能自勝,揮淚白世尊言:「太后崩,世尊!太后無常,如來!年在期頤無少壯力,積修善法甚戀痛念,夙夜孝養未曾違志,命可贖者世殞身壽。若象馬車乘贖命可得者,盡當持贖;以人民眾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贖;莫使我母命過。若以金銀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贖;若以珍寶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贖;若以金銀珍寶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金銀珍寶贖命;若以奴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奴贖命;若以婢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婢贖命;若以奴婢贖命可得者,亦當持奴婢贖命;若以村落贖命可得者,亦當以村落贖命;若以城廓贖命可得者,亦當以城廓贖命;若以村落城廓贖命可得者,亦當以城廓村落贖命;若以一方贖命可得者,亦當以一方贖命;若以地人民贖命可得者,亦當以地人民贖命;若以人民一方贖命可得者,亦當以人民一方贖命;莫使我母命過。」

爾時,世尊告波斯匿王言:「如是,大王!如王所說,若以白象贖命可得者,便可以象贖母命,若以馬車、人民、珍寶金銀、奴婢、村落、城廓、一方人民贖母命可得者,便當以一方人民贖母命,莫使我母命過。是故,大王!當思惟無常想,當廣布無常想,當廣布死想。」

爾時,世尊便說偈言:

「一切人歸死,  無有不死者,
隨行種殃福,  自獲善惡果。
地獄為惡行,  善者必生天,
明慧能分別,  唯福能遏惡。

「如是,大王!有四恐畏、大恐畏,無能避者,亦不可以力刀杖避,呪術、藥草、象馬車乘、人民、珍寶金銀、奴婢、村落城廓、一方人民,珍寶金銀、奴婢、村落城廓、一方人民。云何為四?老為大恐畏,肌肉消盡,不可以刀杖避,乃至一方人民皆無能避;病為大恐畏,無強健志,不可以刀杖避,乃至一方人民;死為大恐畏,盡無有壽,不可以刀杖避,乃至一方人民;恩愛別離為大恐畏,不可以刀杖避,乃至一方人民。是謂,大王!有此四大恐畏,不可以刀杖避,呪術、藥草、象馬車乘、人民,珍寶金銀、奴婢、村落城廓、一方人民,珍寶金銀、奴婢、村落城廓、一方人民。譬如,大王!有大雲起雷電霹靂,斯須還散亦不久停。如是,大王!人命極短壽極百歲,其中出者亦少少耳。譬如,大王!有四大山石無有空缺,四山皆等一時相磨,樹木藥草不可以刀杖避。如是,大王!有四大恐畏至,不可得避。云何為四?老為大患,肌肉消盡,不可以刀杖避,藥草呪術而得避者;病為大患,無強健志;死為大患,身永滅;恩愛別離為大患,不可以刀杖避,呪術、藥草而得避者。大王!廣修無常想,廣布無常想。所以然者,已修無常想,當布無常想,盡斷一切欲愛,盡斷一切色愛,盡斷一切無色愛,一切無明盡斷,此間所有愛亦斷。譬如,大王!草[葶-丁+呆]積薪積以火往燒,大叢林、若臺閣舍,此亦如是。若修無常想,廣布無常想,盡斷欲愛,盡斷色愛,盡斷無色愛,盡斷無明,盡斷此間所有愛。是故,大王!當以正法治化,莫以非法治化。如是,大王!當作是學。」

爾時,波斯匿王白世尊言:「此法名何等?當云何奉持?」

世尊告曰:「名除憂患經,此法除去憂患。」

時,波斯匿王白世尊言:「如是,世尊!除憂患經,如是,世尊!除憂患經。所以然者,我聞此法已,世尊!所有戀慕愁憂皆悉除盡,自覺身體柔軟歡喜。」爾時,世尊與王波斯匿,具說微妙法勸令歡喜。時,波斯匿王即從坐起,頭面禮足繞佛三匝而去。

爾時,拘娑羅國波斯匿王,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佛說波斯匿王太后崩塵土坌身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