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29 佛說三摩竭經

No. 129 [Nos. 125 (30.3), 128, 130]
佛說三摩竭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與 千二百五十比丘、五百菩薩俱,帝王人民及 諸天龍鬼神無復央數。爾時,有難國王名分 陂檀,不信佛法但好外道,日於宮中飯諸尼 揵萬餘人。難國王常喜貢高,自謂智慧無 雙,以鐵鍱其腹,常恐智慧從腹橫出。王欲為 其太子娶婦,即問左右群臣:「天下寧有智慧 如我者不?若有者,我欲為子娶其女。」大臣便 受王教,即遍至國中求索,了無有如王,亦自 知國中無有,即更遣使者行到他國,求索智 士女。爾時,使者即受王教,便至舍衛國,使者 便問國中人民:「是國中寧有好道賢者不乎?」 人答言:「有。」使者言:「姓字何等?」人報言:「字為 佛。」使者言:「佛寧有女無?」人言:「佛者道人也, 無有女。」使者言:「次復有誰人?」答言:「復有人字 阿難邠坻,大賢善好道,有好女,國中第一。」使 者言:「何用為第一?」國中人言:「曾與太子祇共 請買園田八十頃持上佛,復以象負運黃金 數千萬億持雇園田,不貪重寶但念為善耳。」

使者聞國中人言,大歡喜,自知以得消息,即 還本國白王言:「迺舍衛國中有賢善者大好 道,字阿難邠坻。」難國王聞使者言,便作書即 遣太子與群臣百官,嚴駕載珍寶,俱相隨到 舍衛國,止頓太子著城外,使人便入城至阿 難邠坻舍。時守門者,便入白阿難邠坻:「外有 使者來。」阿難邠坻即自出應門,見使者黑醜 如鬼,阿難邠坻大驚言:「汝何等人乎?」即答言: 「我是難國王使者。」阿難邠坻言:「卿來欲何等 求?」使者言:「我來宣傳教命,難國王雖不相見, 遙相愛敬,人每往來歌歎卿功德無有量,聞 君賢善大好道,有女,故來欲為太子求君女, 王亦自有書相聞。」阿難邠坻即欲罵之,便自 忍而不言,便呼前共坐,相問訊談語,使者便 以書視之。阿難邠坻即讀書訖竟,答使者言: 「我有大人當往報之,若聽我者,我當還語卿 消息。」便留坐使者,阿難邠坻便到佛所,即前 為佛作禮,却長跪叉手白佛言:「今難國王遣 使者來到我家,其人狀類黑如鬼,辭言,欲為 王太子求我女三摩竭,今當云何?」佛言:「與之。」 阿難邠坻言:「使者黑如鬼,其王太子當何類? 我復曾從佛聞,難國王但事諸尼揵,裸形無 有衣被,狀類醜黑,驚怖我女耶?」佛言:「不也, 與之,當知是因緣,三摩竭應當於裸形國度 脫八萬人。」阿難邠坻不敢復問佛,心懷恨意, 即還歸謂使者言:「卿奉王教命,故從遠來求 索我女,大善,當相與。」使者聞阿難邠坻言,即 還到城外至太子所,便與太子相隨來,到阿 難邠坻舍。即從車上下,金銀及禮娉與阿難 邠坻,便共請人客,飲食相娛樂七日訖竟,阿 難邠坻遣送三摩竭,奴婢衣服及與珍寶無復 央數,太子便載三摩竭去還歸本國。

爾時,難國王見子婦來歸即大歡喜,便請其 師尼揵若陀弗及萬二千弟子,悉入宮飯之, 難國王夫人及太子悉下飯具。爾時,呼三 摩竭來出,欲令下飯分共禮諸師。三摩竭適 至第三門中,遙見諸尼揵悉羅坐裸形無有 衣被,三摩竭即大驚,是為狗畜生無有異,便 兩手覆面遙唾之,即還入室不肯復出。諸尼 揵皆瞋恚三摩竭所,即告王言:「從何得此熒 惑不吉利之人在王宮?促遣令去,若不遣去 者,當壞敗王國中。」諸尼揵不肯復飯食,即欲 起去,王便辭謝諸師:「我當為大師遣去,明日 不復令現於宮中。」諸尼揵及飯食訖便去。

日太子自往至三摩竭所,三摩竭時大瞋恚, 教婢令閉門,如是四五日,太子不敢復往。夫 人即問太子:「何故不往?」太子默聲不言,夫人 以知之,即自往到三摩竭所。「我為子娶若, 今當承事我子,何故折辱我子?」三摩竭答言: 「夫人子所事師及國中人民,皆如狗畜生無 有異。」夫人聞之大慚愧,即還白王言:「大王!自 用道智無雙,國中無有可王意者,王迺勞群 臣八千里求婦。今婦無所畏難,折辱我子,復 面罵我,言比狗畜生。」

王聞夫人言,即自往到 三摩竭所。爾時,三摩竭大憍慢,不肯出為王 作禮。王即遙問三摩竭:「我行八千里娶若,以 賢善故。若間者既辱我師,今復面罵夫人及 太子,豈有不可乎?」三摩竭報言:「然。大王師及 夫人太子并其國中人民,皆如狗畜生無異。」 王即驚言:「是小女子!今折辱我如是,我恐智 從腹中橫出以鐵鍱我腹,我日飯諸道士萬 餘人,誰能及我者?今汝交面相罵?」三摩竭言: 「王國中人民所事師,常無有衣裳裸形相視, 當有何等道?設使有道,尚不足以貴,何況無 道?大王!雖日飯是輩萬餘人者,皆是我所 不恭敬輩,常唾賤者。」爾時,難國王大窮,即自 思惟:「當共誰議是事?」即自往到尼揵若陀弗 所,前為師作禮白言:「我娶婦以於舍衛國得 婦,間者無狀,既折辱大師,今復憍慢面罵我 及夫人太子,比狗畜生。雖是婦,不以婦禮事 我,今當云何?」師告王:「復往問之,言:『汝國中人 民所事,何如我國中人民所事?』如何等言。 王往,慎勿得瞋怒,徐問之,自當有語。」王即受 教,如師所言,便至三摩竭所問言:「汝國中人 民所事,何用勝我國中人民所事?」三摩竭言: 「我國中人民所事最尊,男女皆有衣裳,尊卑 異路,身體不相見。現有大小名佛,教授數千 億萬人,皆令得度世泥洹道,入火不燒、入水 不溺。能典攬三千大千日月、萬二千億天地, 變化入無間出無孔,知當來過去今現在事, 身有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,道德通達,諸天帝 王人民雜會稽首來謁。」王聞三摩竭語,即大 踊躍歡喜。

爾時,難國王告三摩竭言:「汝所事佛,寧可得 見不?」三摩竭言:「我能為大王遙請之,即可致。」 王言:「大善!迺相去八千里,請佛當云何?」三摩 竭言:「不須大王遣人請,但當至意遙燒香請 也。佛神通照知人心中所念,王夫人及太子 皆當隨我後。」三摩竭即自上高臺上,政服 便向舍衛國長跪燒香,持頭面著地作禮言: 「今難國王,不知天下有佛,當用一切人民故, 哀悲諸懃苦,願佛明旦與諸比丘僧,勞屈尊 神來到難國王所飯。」言適竟,香煙便達佛 所,遶佛三匝於佛上化作香蓋。

佛時適為無 數千人說法,爾時,阿難前長跪叉手白佛言: 「是何等感應迺爾?願佛解說其意。」佛告阿難: 「難國王及三摩竭,明旦當請佛及諸比丘僧。 三摩竭有至心,欲令難國人民悉捨邪見、令 向正道,香來至此請佛。」爾時,即告摩訶目揵 連勅諸比丘僧,明旦當到難國三摩竭所 食。摩訶目連受佛教,即宣語諸比丘:「明日當 就請,勿得他餘行。」

於是三摩竭,皆令王、夫人、 太子及諸婇女,齋戒燒香布坐席,設飯食具 悉辦。三摩竭知佛當來,與王、夫人、太子、婇女 及諸尼揵共住中庭。三摩竭告王、夫人、太子: 「皆隨我後,今諸羅漢當先來至,佛最在後。卿 曹慎莫驚怖,隨我所為。」三摩竭於是復長跪 燒香言:「飯具已辦,願佛用時。」

佛知三摩竭心 所念,即告諸比丘:「今日當到難國食,爾曹 各以道變化自在所為。」諸比丘即受教,中有 化作龍虎鳳凰、孔雀牛鳩鴿、百鳥梟獸交露 帳者,諸眾僧悉在其中坐,各各皆不同。爾時, 佛自坐師子交露帳中,即與千二百五十比 丘、五百菩薩、諸天鬼神龍俱,從虛空中神足 飛行。適至難國,佛便放光明,天地大震動,諸 羅漢菩薩各悉作變化先來下,難國人民見 此變化皆大驚怖。王問三摩竭言:「是佛不也?」 答言:「非佛。」三摩竭告王:「勿恐,是諸弟子也。佛 最在後,身中有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。」須臾之 間佛俱從上來下,釋梵四天王在前導,諸天 鼓琴作其倡伎而樂佛。三摩竭與王、夫人、太 子,即持華香迎佛,前為佛作禮,便相將入宮 即就座。諸菩薩、阿羅漢皆前坐,大小相次, 三摩竭即令王、夫人、太子前行澡水,便下飯 食具,國中人民來觀者甚眾多,王令大臣閉 宮門。人民見王閉宮門,大瞋恚王所,各持斧 欲破宮門。佛遙知之,言:「我所行化,皆欲令作 善,今難國人民皆來觀,而王閉宮門也。」佛 爾時,欲令一切人等見佛,即使宮門牆壁悉 化作水精色,內外相見,難國人民見佛及諸 菩薩、羅漢,皆大歡喜。

爾時,佛有一羅漢名賓頭盧,時坐山上忽忘 至難國,賓頭盧坐來久,適欲以針縫縷衣, 以鍼刺地,縷與衣相連。是時佛已應難國王 宮中坐已,賓頭盧即以神足飛行至難國,山 便隨賓頭盧後。爾時,國中有一女人懷軀,見 山來政黑恐墮其上,便大惶怖即墮軀。佛以 遙知之,即令摩訶目連以神足飛行迎問:「賓 頭盧!汝後何等?」賓頭盧即還顧見山,以手攬 山擲故處八千里。爾時,賓頭盧即到前,為佛 作禮却坐。

佛告賓頭盧:「我教天下人欲令悉度世,今汝 既失期,復殺一人。人命至重,是我道所不喜。 汝從今已後,不得復隨我食及與眾會。若當 留住,後須彌勒佛出,迺般泥洹去耳。」賓頭盧 聞佛說如是,即默然憂愁復自悔責,食訖便 起前為作禮,及諸菩薩、阿羅漢共辭,便入山 中。

爾時,難國王師尼揵若陀弗白佛言:「寧可 共捔道不?若不如者當投著井中。」佛言:「大善! 不須多言,三問不如者,當投著井中。」尼揵若 陀弗言:「大善!」佛即問:「若誦經時云何?」尼揵若 陀弗言:「我誦經時匍匐而行。」「匍匐而行是為 狗,狗迺匍匐而行。」尼揵若陀弗便不如佛,諸 弟子皆瞋,餘語為賜那正說是事也,悉還恚 其師所,取師欲投著井中,師即大惶怖,以兩 手拒地不肯入井中。佛言:「置之。」

爾時,中庭自然有大火出,其焰上詣第七梵 天,其火中自然有千葉蓮華,華上有五百梵 天,皆叉手長跪問佛:「飯何等人得福多者?飯 何等人得福少者?」佛答梵天言:「譬如以五種 散著火中,為生不?」梵天言:「不生。」佛言:「難 國王前後所飯諸尼揵,譬如五 著火中,終 不復生;今日飯佛及諸菩薩、羅漢,得福多無 有量。譬如人有好地有好種,天復時雨,何憂 不生?今佛是一切人福田,隨人所種必得其 願。愚癡人喜教他為外道,是人命盡皆當墮 太山地獄中甚懃苦,悔無所復及,前人坐之 未出,後人復教作之,世間人愚癡,但更相欺 調,是故不知真道。若有黠人當學正道,其道 不生不老不病不死,是為泥洹大道。世間凡 有九十六種道,皆不及佛道。」

佛言:「以一天下 樹枝及與鳥毛,作筆書佛經,樹枝鳥毛悉皆 可盡,佛智不可盡;大如須彌山墨磨研,四海 水沾筆,須彌山墨、四海水皆可盡,佛智終不 可盡。」五百梵天聞佛語,應時舉聲言:「善哉!審 如佛所言。」於是五百梵天忽然不見。

爾時,難 國王眷屬三百人,千二百婇女,五百大臣, 見佛變化,皆踊躍歡喜,悉發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心。時二千婆羅門即除鬚髮皆作比 丘,應時悉得羅漢道。萬二千尼揵應時悉解 脫,中有得須陀洹道者,有得斯陀含道者,有 得阿那含道者。國中細民復有六萬四千人, 皆信向佛法。即受五戒悉為優婆塞。

佛說經 已,即與諸菩薩、阿羅漢俱現神足飛去。爾時, 難國王及夫人、太子、群臣、人民,皆大歡喜,悉 持頭著地,遙為佛作禮。

佛說三摩竭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