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33 頻毘娑羅王詣佛供養經

No. 133 [No. 125 (34.5)]
頻毘娑羅王詣佛供養經

如是我聞:

一時,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 獨園,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。為人敬 仰悉來供養,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大 王大子群臣下至人民,悉來供養,具衣被、飲 食、床臥、疾瘦醫藥。爾時,世尊名德遠聞,如是 世尊、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、明行成為、善逝、世間解、 無上士、道法御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,為眾生說法, 初善中善竟善,義甚深遠具諸梵行。

爾時,摩 竭王頻毘娑羅告諸群臣:「汝等嚴駕羽葆車, 所以然者?我欲往迦尸拘薩羅國,問訊世尊 禮拜承事,世尊出世甚難,值亦甚難遇,如來 時時出世,譬如優曇鉢華時乃出世,世尊亦 復如是,亦甚難遇。」對曰:「如是 王!」爾時,群臣 聞摩竭國王頻毘 (顏色) 娑羅 (端正) 教,便嚴駕羽 葆車,往詣王頻毘娑羅所,便白王言:「車已 嚴駕,今正是時。」爾時,摩竭王頻毘娑羅乘羽 葆車,群臣人民前後圍遶,從羅閱城出,以王 威力漸漸往詣迦尸拘薩羅,至舍衛城祇樹 給孤獨園。乘車至城門從車下步,往詣祇桓 至如來所,猶如剎利王捨五威儀,頭面禮世 尊足,以手摩抆世尊足,自稱姓名:「我是摩竭 國頻毘娑羅王中之王,是頻毘娑羅王。」

爾時, 世尊告頻毘娑羅王:「汝是大王剎利豪族,我 是釋子出家學道,於此色身眾德具足,乃屈 大王至我所,問訊起居康強叉手承事。」

王白 世尊曰:「蒙世尊恩,我亦見剎利有智慧多聞 者,婆羅門有智慧者,長者有智慧者,沙門有 智慧者,各共論義。我以此論盡往問沙門瞿 曇,若彼沙門瞿曇答以此論者,我等以此論 答;若瞿曇沙門不答此論者,亦當共論義,便 往至世尊所。」爾時,世尊與說法,從世尊聞法, 不復問論義,況當有所難?便歸命世尊、法、比 丘僧,是謂世尊身有功德說微妙法知時之 行。是時得等三歡喜,於世尊所復有恭敬,大 聲聞眾行皆清白,戒成就,三昧成就,智慧成 就,解脫成就,解脫見慧成就,所謂四雙八 輩。是謂世尊聲聞眾可敬可貴為第一尊,是世 間人民無上福田,是謂第三歡喜於三耶三 佛所。

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娑羅,從佛聞微妙 法,聞微妙法已白世尊言:「願如來,受我三月 請,遊羅閱城,當供養衣被飲食床臥具病 瘦醫藥及比丘僧。」爾時,世尊默然受頻毘娑 羅王請。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娑羅王,見世尊 默然受請,便歡喜 躍不能自勝,即從坐起 頭面禮世尊足,右遶三匝便退而去,祇桓門 乘羽葆車,還詣羅閱祇城自宮殿所。

爾時,摩 竭國王頻毘娑羅,勅諸大臣人民:「卿等善聽! 我欲請世尊於此三月及比丘僧,供養衣被飲 食床臥具病瘦醫藥,汝等各相勸率。」答曰: 「如是 王!」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娑羅,在獨處 坐便作是念:「我有資財能有所辦,欲盡形壽 供養世尊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及比 丘僧,當率勸大臣人民。」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 娑羅,即日勸率諸大臣:「我向者在獨處坐便 生是念:『我有資財能有所辦,欲盡形壽供養 世尊,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及比丘 僧,我應勅群臣人民。』卿等!隨其種類請佛及 比丘僧,汝等長夜受報無窮。」答曰:「如是 王!」 群臣人民從王聞教已。

爾時,世尊遊在舍衛 城,便出人間遊行,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 人俱,漸往詣羅閱祇。爾時,世尊住竹林迦蘭 檀園,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。爾時,摩 竭國王頻毘娑羅,聞佛至羅閱祇城,住竹園 迦蘭陀所,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。爾 時,王頻毘娑羅勅諸群臣,速嚴駕羽葆車,往 詣迦蘭陀所問訊世尊。爾時,群臣聞摩竭國 頻毘娑羅勅,便往嚴駕羽葆車,白頻毘娑羅 曰:「車已嚴駕,今正是時。」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 娑羅便乘羽葆車,群臣人民前後圍遶,以王 威勢出羅閱城,往詣竹園迦蘭陀所,便下車 步入迦蘭陀詣世尊所。猶如剎利王有五威 儀,謂劍、金屣、蓋、天冠、珠柄拂,皆捨一面,頭面 禮世尊足在一面坐。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娑 羅白世尊言:「自還國已來在獨處坐便生是 念:『我典此國界所有資財能有所辦,欲盡形 壽供養如來及比丘眾,衣被飲食床臥具病 瘦醫藥,亦當勸率臣人民使得蒙度,使長夜 得離三塗永處安隱。』」爾時,世尊告摩竭國王 頻毘娑羅:「善哉善哉!大王!為眾生故發弘誓 意,欲安隱眾生,義理深遠天人得安。」爾時,世 尊為摩竭國王頻毘娑羅說微妙法,勸樂令 聞皆令歡樂。

爾時,摩竭國王頻毘娑羅,從佛 聞微妙法發歡喜心,即從坐起禮世尊足,遶 佛三匝即退而去,出迦蘭陀門還自乘車,詣 羅閱城入自宮裏坐其殿上。即其日辦具甘 饌飲食若干種味,即其日為佛比丘僧敷眾 坐具,手執香鑪昇高樓上東向叉手,至心念 世尊,亦自思惟今時已到,願世尊知時見顧。

爾時,世尊知時已到,便著衣持鉢,比丘僧前 後圍遶,入羅閱城往詣摩竭國王頻毘娑羅 宮。到已諸比丘僧各次第坐。爾時,摩竭國王 頻毘娑羅,見佛比丘僧坐已定,自手執若干 種甘饌飲食,飯佛及比丘僧,見世尊飯已攝 鉢,更敷小床在如來前坐。爾時,世尊為摩竭 國王頻毘娑羅,說微妙法漸漸共議。所謂論 者,施論、戒論、生天論,欲穢濁漏為大苦,出 家為要。爾時,世尊知王心歡喜不能自勝皆 悉柔和,猶如諸如來所應說法,苦習盡道, 爾時,世尊具為王說微妙法。

爾時,二百五十 婇女,即於坐上逮法眼淨,彼已見法得法, 選擇諸法奉持諸法,無疑猶豫希望已斷,得 無所畏及所應學法,歸依佛法眾受持五戒。 爾時,世尊見王頻毘娑羅聞微妙法歡喜奉 持。爾時,世尊便說此偈:

「祠火最為首,  詩頌亦為首,
 王為人中首,  眾流海為首。
 眾星月為首,  光明日為首,
 上下及四方,  諸所生品物。
 天上及世間,  佛最無有上,
 欲求種德者,  當求於三佛。」

爾時,世尊以此偈為王說,即從坐起便退還 去。

頻毘娑羅王詣佛供養經

右一經,經名譯主諸藏皆同,而其文相, 國本、宋本全同,丹本大別,似未知去取。今 按《開元錄》云:「此經與《增一阿含經》第二十 六卷〈等見品〉,同本異譯。」撿之國、宋二本,與 彼全同,即是彼經中抄出耳,何為異譯耶? 意者宋藏失法炬譯本,遂抄彼本部為此 別行,然彼《增一》即東晉瞿曇僧伽提婆譯, 既抄彼經,而云法炬譯者何耶?況凡是抄 經非異譯者,《開元錄》中曾被刪去,此何獨 存耶?故今以丹藏為真本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