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35 佛說力士移山經

No. 135 [No. 125 (42.3), No. 136]
佛說力士移山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遊拘夷那竭國力士所生地 大叢樹間,與比丘千二百五十人俱。臨滅度 時,時國臣民皆出來會。佛問阿難:「斯國大眾 何故雲集?」賢者阿難白世尊曰:「有大石山去 此不遠,方六十丈高百二十丈,妨塞門途行 者迴礙,五百力士同心議曰:『吾等膂力世稱 希有,徒自畜養無益時用,當共徙之立功後 代。』即便并勢齊聲唱叫,力盡自疲不得動搖, 音震遐邇,是故 民輻湊來觀。」

佛告阿難:「改 正法服嚴行視之。」阿難受教,即從坐起稽首 佛足,獨坐 侍,在佛後翼從而進趣。諸大眾 五百力士遙覩佛臻,金顏從容,威耀巍巍,端 正殊妙,色像清淨,大士相好,莊嚴其身,降伏 陰種,無有衰入,其心湛然,諸根寂定,和悅調 隱,為天人最,洪焰暉赫,晃若寶山,如大炬明, 炤燿幽冥,如大山崗,而有積雪,如日之光,昇 于朝陽,如秋月盛,眾星特明,如轉輪王與諸 寶臣四部眾俱,如樹花殖,暐曄繁茂,英豔無 量,超出聖躬。五百力士無數之眾,瞻戴神 變,莫不喜踊,善心荐發普而奉迎,五體自 歸稽首足下,一心歸竦退住一面。

於是,世尊問諸力士:「汝等何故體疲色顇?」答 曰:「今此大石方六十丈高百二十丈,欲共舉 移,始從一日勤身勠力,至于一月永不可動, 慚恥無效取笑天下,是以疲竭姿色憔悴。」「此 何所希冀?」力士答曰:「唯然大聖!我之福力莫 能踰者,庶幾欲徙石光益於世,著名垂勳銘 譽來裔,使王路平直荒域歸伏。」佛告力士:「明 汝至愍意不堪任,吾為爾移遂汝本願,使汝 戴功慎無愧懼。」力士歡喜啟曰:「敬從。」

於時世 尊更整法服,以右足大指,蹶舉山石挑至梵 天,手右掌 ,摶之三轉,置於虛空,去地四丈 九尺,還著掌中,三指篾屑吹令銷瀃,應時三 千大千世界六返震動。時諸力士,見佛神變 威靈顯發,即懷惶怖衣毛為竪,白世尊曰:「此 之舉指,為是大聖父母恩養乳哺力耶?神足 智慧意行力乎?」答曰:「乳哺之勢,非餘力也。若 吾建設神足之力,則能移此三千大千佛之 世界,舉置殊異百千佛土,都不使人有往來 想,不危眾生不害地蟲。」力士又問:「乳哺之力 何所狀像?」世尊報曰:「凡牛之力百,當水牛力 一;水牛力百,當青牛力一;青牛力百,當 力一; 牛力百,當竹牛力一;竹牛力百,當草 象力一;草象力百,當凡象力一;凡象力百,當 黑象力一;黑象力百,當白象力一;白象力百, 當龍力一;龍力百,當可畏力士力一;可畏力 士力百,當段力士力一;段力士力百,當崩墮 力士力一;崩墮力士力百,當大破壞力士力 一;大破壞力士力百,當半人乘力士力一;半 人乘力士力百,當人乘力士力一;人乘力士 力百,當大人乘力士力一;無央數不如如來、 至真、等正覺乳哺之力。」佛告諸力士:「汝等當 知,是為如來乳哺之力也。」

諸力士白世尊曰: 「大聖已現乳哺之力,神足之力為云何乎?」佛 告力士:「憶吾昔者與大目揵連俱遊諸國,時 穀飢饉,諸比丘眾不得分衛。目揵連白佛:『穀 米踊貴人民餒餓,今諸比丘分衛無獲,氣力 衰減不能講誦,日日轉羸懼不全命。往古天 地始成之時,地出自然甘露之 ,食者康寧 四大用安,後人福薄味沒于地。今欲反地出 古之味,比丘國人普得救命,令得飽滿誦經 念道。』佛告目連:『且止!假欲反地,地有蟲蛾 蠕動之類必被危害,又眾人福薄,不應服食 古之地味。』目連又曰:『我將諸比丘及飢羸民, 詣欝單曰土,使就食自然粳米。』世尊告曰:『其 有神足者能自致到,未得輕舉安能往乎?』目 連答曰:『無神力者,我當扶接使往獲安。』目連 之德威變若斯,計閻浮提廣長二十八萬里, 其地上廣下狹;瞿耶尼域廣長三十二萬里, 其地似半月形;弗于逮域廣長三十六萬里, 其地正圓;欝單曰域廣長四十方里,其地正 方;周迴遶山為四方域。滿中人民令得神足 如大目連,一一充溢三千大千世界,不及如 來神力,百倍、千倍、萬倍、億倍、巨億萬倍,計空 不比無以為喻,是為如來神足力也。」

力士又 白:「大聖!已現乳哺、神足之力,願復示現智 慧之力。」世尊告曰:「計大海深三百三十六萬 里,廣長難限,須彌山王在大海中,高三百三 十六萬里,根在海底亦三百三十六萬里,辟 方亦爾。其大海水悉可飲盡令無有餘,舍利 弗智慧不可測量,無能減者。使四方域滿中 人民,皆令得智慧如舍利弗,一一充溢三千 大千世界,不比如來智慧之力,百倍、千倍、萬 倍、億倍、巨億萬倍,計空不比無以為喻,是為 如來智慧力也。」

力士又白:「大聖!已現乳哺、神足、智慧之力, 願復示現意行之力。」世尊告曰:「假使興雲充 遍四域,及三千大千世界普大霖雨,所由來 所經歷處,若莖節枝葉花實,若器中水山石 草蘆,蚑行喘息人物之類,大大小小一一渧 皆歸巨海,悉能分別追而名之,又皆識鍊旋 而復之不差其本,如來意力悉知悉了無所 罣礙,是為如來意行力也。」

力士又白:「大聖!已現乳哺、神足、智慧、意行之 力,寧復有異超過此者乎?」世尊告曰:「如來乳 哺之力,摩目乾連神足之力,舍利弗智慧 之力,聲聞緣覺意行之力,不比如來十種之 力廣遠難限。」

力士問曰:「何謂十力?」世尊告曰: 「悉見微妙遠近邪正,處處非處處,有限無限, 明審如有則悉知之,是一力也。過去來今諸 所報應經歷之處,明審如有則悉知之,是二 力也。禪定正受三解脫門,明審如有則悉知 之,是三力也。覩見眾生諸力心本本淨無所 不了,明審如有則悉知之,是四力也。曉眾萌 類若干種語,心念不同形貌各異,明審如有 則悉知之,是五力也。分別羣 雜種無量情 態各異,明審如有則悉知之,是六力也。智慧 如海言善無量,追識一切宿命所更,明審如 有則悉知之,是七力也。曉了欲縛解縛之要, 所在隨行應病授藥,天眼見人善惡終始殃 福所歸,明審如有則悉知之,是八力也。道耳 徹聽聞天人聲,蚑行喘息蠕動之音無所不 了,明知如有則悉知之,是九力也。佛無諸漏 終始永盡無復縛著,神真叡智自知見證,究 暢道行可作能作無餘生死,覩十方人眾生 根本無所不察,明審如有則悉知之,是為十 力也。」

諸力士白世尊曰:「大聖!已現乳哺、神足、 智慧、意行及十種力,寧有殊異復超諸力乎?」 世尊告曰:「一切諸力雖為強盛,百倍千倍萬 倍億倍,無常之力計為最勝多所消伏。所以 者何?如來身者金剛之數,無常勝我當歸壞 敗,吾今夜半,當於力士所生之地而取滅度, 於四衢路供養舍利興建塔寺。所以者何?其 四方人齎諸華香,跱立幢幡,懸繒鈴蓋,然燈 奉進,一切皆就真妙之法。」

佛於是頌曰:

「法起必歸盡,  興者當就衰,
 萬物皆無常,  慮是乃為安。
 得百千金山,  福祚難為喻,
 不如供泥塔,  欣豫歸勝寺。
 獲寶百千藏,  福慶不可計,
 不如供泥塔,  喜踊歸勝寺。
 設百千寶車,  載色如紫金,
 不如供土寺,  踊躍歸命佛。」

佛說是經時,諸力士眾五百人等,知世無常 三界難怙,無一真諦唯道可依,貢高即除不 計吾我,皆發無上正真道意,應時皆得立不 退轉之地。有無央數百千天人,遠塵離垢,諸 法法眼生。

佛說如是,莫不歡喜,各以頭面著 地為佛作禮。

佛說力士移山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