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44 佛說大愛道般泥洹經

No. 144 [No. 125 (52.1), No. 145]
佛說大愛道般泥洹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墮舍利國,行在獼猴水 拘羅曷講堂。是時,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行 在墮舍利國,與五百比丘尼俱,皆是阿羅漢, 皆為大神足,為諄那須、摩訶離、惟讖彌、優波 羅洹、卑耶俱曇彌,是輩長年比丘尼大弟子, 行在墮舍利王國比丘尼精舍。是時摩訶卑 耶和題俱曇彌,自意覺念言:「我不忍見佛般 泥洹,并阿難、舍利弗、目揵連是賢者輩,我先 捨壽命行取泥洹去。」是時佛即已覺知,便語 阿難:「是間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自念言: 『我不忍見佛般泥洹,并阿難、舍利弗、目乾連 是賢者輩,我先捨壽行取泥洹去。』是五百比 丘尼,自意覺捨一切苦,我不忍見佛般泥洹, 并賢者阿難、舍利弗、目乾連是賢者輩,我輩 亦當捨壽行取泥洹去。」佛說如是。

阿難白佛 言:「是故我身不能自勝,諸方不能分別,所聞 法不能自識。所以者何?聞摩訶卑耶和題俱 曇彌當般泥洹。」

佛便告賢者阿難:「如是阿難! 汝自意念: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持精進種 般泥洹耶,并定種、慈種、解種、度知見種所法, 我自知證覺者,若四意止、若四意斷、若四神 足、若五根、若五力、七覺意、若八慧道行,汝恐 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持是法去耶?」

佛說是 竟已,阿難白言:「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終 不能持清淨種般泥洹去,亦不能持定種,亦不 能持慧種,亦不能持解種,亦不能持慧見知種, 終不能持覺種。佛自慧所覺知法,若四意止、 若四意斷、若四神足、若五根、若五力、若七覺意, 若八慧道行,終不能持是法般泥洹。」

阿難 言:「我自念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於佛有阜 恩,佛母壽終時,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乳養 長大佛。」

佛言:「阿難!有是。摩訶卑耶和題俱 曇彌,於我有阜恩,我母壽終時乳養長大我。」 佛言:「阿難!我亦於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有 恩無量。所以者何?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從 我因緣,自歸佛,自歸法,自歸比丘僧,自歸習 道盡,亦不復疑佛,亦不復疑法,亦不復疑比 丘僧,亦不復疑習道盡,皆已了知。若人,阿 難!能教人自歸佛者、自歸法者、自歸比丘僧 者,自歸習道盡者,受者盡壽命者,遷事所 受歸教,施與衣食臥具醫藥,所索不逆,盡 壽命如是,尚未能為報師恩。」佛言:「是故阿 難!我於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有阜恩無量。」

是時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并五百比丘尼, 便俱出墮舍利國到大樹間,至佛所以頭面 禮佛足却住一處,是五百比丘尼亦復禮佛 住一處。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便叉手白佛 言:「我不能忍見佛般泥洹,并阿難、舍利弗羅、 目乾連是賢者輩比丘,我欲先捨壽行取泥 洹去。」以白如是,佛受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 所白默然。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便以手摩 佛足言:「我今日最後見世間依者,最後見世 間明者,最後見世間無上者,從今以後不復 見三界中尊者。」已為佛作禮却坐一處。是五 百比丘尼亦復叉手,白佛如是:「我輩不忍見 佛般泥洹,并賢者阿難、舍利弗羅、目乾連賢 者比丘輩,我輩欲捨壽行取泥洹去。」五百比 丘尼白如是,佛默然受五百比丘尼所白。五 百比丘尼便頭面禮佛足言:「我輩最後見世 間依者,最後見世間明者,最後見世間無上 者,從今以後不復見三界中尊者。」已說如是 各還就座。

佛為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并五 百比丘尼,說若干品法已訖,皆歡喜起坐,皆 為佛作禮繞佛三匝,頭面著地還到墮舍利 國,入王園比丘尼精舍,便從一處布五百座, 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并五百比丘尼各就 座。是時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便自現神足 從坐中沒身去,從東方出,在虛空中,上一 樹間上至七樹間,自現四神足,於虛空上經 行;已經行便住,已住便坐,已坐便臥,已臥 便自身出五色火,上身出五色火,下身出水, 下身出五色火,上身出水;如是從東方沒出 西方,從南方沒出北方,便從七樹間下至地 變化現神足如於上,時便滅神足取泥洹去。 是時五百比丘尼便皆於坐中沒身,從東方 出,在虛空中,上一樹間上至七樹間,自現四 品神足,於虛空中經行;已經行便住,已住便 坐,已坐便臥,已臥便自身出五色火,上身出 五色火,下身出水,下身出五色火,上身出水; 如是從東方沒出西方,從南方沒出北方,便 從七樹間下至地,變化現神足如於上,時便 滅神足取泥洹去。

是時,佛告賢者阿難:「汝行明日平旦入惟舍 利國到耶陀迦羅越舍,已到便告耶陀迦羅 越,佛母般泥洹,并五百比丘尼,佛勸令迦羅 越作五百輿床、五百瓶麻油、五百分香、五百分 薪,若干種花香、若干種伎樂,持到王園比丘 尼精舍。所以者何?佛母般泥洹并五百比丘 尼,皆是阿羅漢皆大神足,功德已滿,當好葬 之。」佛語阿難:「告迦羅越,佛勸如是。」

阿難聞佛 言,唯然即起持頭面禮佛足,即以平旦入惟 舍利國,至耶陀迦羅越所,至已告守門者:「令 入白迦羅越,阿難在外。」守門者聞阿難言,即 入白如是。時耶陀迦羅越在高樓上,與妓女 共相娛樂,聞門者言如是,即恐怖衣毛皆竪, 即下樓出與阿難相見,即持頭面著賢者阿 難足下為禮,白賢者阿難:「是非恒亦非小事。 所以者何?賢者來入國一何早耶?」耶陀迦羅 越言:「已意何?」阿難即報言:「佛使我來,欲勸令 迦羅越,作五百輿床、五百麻油瓶、五百分香、 五百分薪,若干種好香花、若干種伎樂,持到 王園比丘尼精舍。所以者何?佛母般泥洹并 五百比丘尼,皆是阿羅漢皆大神足,功德已 滿,當好葬之。佛勸迦羅越如是。」

迦羅越聞阿 難言如是,即惛擗地言:「賢者阿難!我人有 何等過於比丘尼?比丘尼有何恨我人?所般 泥洹不告我人?賢者阿難!從今以後,行室 當空,諸座亦當空,經行處亦當空,四徼道頭 里巷皆當空,惟舍利國已為空。賢者阿難!從 今以後,不復見比丘尼行分越入惟舍利國, 是痛何甚!」

耶陀迦羅越言已竟,阿難即告迦 羅越言:「佛本自說言,一切恩愛皆當別離消 散,各自異處各自異行,所生所至所想,各自 有行,各自有因緣,會當滅盡會當別離,欲令 不別離者終不可得,慧人但當護法行。」是時 賢者阿難,為迦羅越引若干經,要持解迦羅 越意, 勸迦羅越意,已解已喜已勸,便到惟 舍利國。

披羅門迦羅越異因緣,在講堂聚會, 便賢者阿難,以到就座已坐,便告惟舍利國 披羅門迦羅越:「卿輩作五百輿床、五百麻油 瓶、五百分香、五百分薪,若干種好香華、若干 種妓樂,持到王園比丘尼精舍。所以者何? 佛母般泥洹并五百比丘尼,皆是阿羅漢皆 大神足,功德已滿,當好葬之。佛勸眾披羅門 迦羅越如是。」惟舍利國披羅門迦羅越,即便 擗地告賢者阿難:「我人有何等過於比丘 尼?比丘尼有何恨我人輩?持何等失比丘尼 意,般泥洹不告我人?賢者阿難!從今以後,行 室皆當空,諸座皆當空,四徼道頭里巷皆當 空,惟舍利國以為空。從今以後,終不復見比 丘尼入惟舍利國行分越。」

是時,賢者阿難告 惟舍利國披羅門迦羅越:「佛先自說,一切恩愛 皆當別離消散,各自異處各自異行,所生所 至所想,各自有行,各自有因緣,會當別離,欲 令不別離終不可得,慧人但當護法行。」是時, 賢者阿難,為惟舍利國披羅門迦羅越,引若 干經要持解披羅門迦羅越意,喜披羅門迦 羅越意,勸披羅門迦羅越意,已解已喜已 勸,賢者阿難,便起坐到佛所。

是時耶陀迦 羅越,并五百披羅門迦羅越,持五百輿床、五百 麻油瓶、五百分薪、五百分香,若干種好香華妓 樂,到王園比丘尼精舍,已到是時王園比丘 尼精舍門閉,耶陀迦羅越便告一人言:「來,汝 上一人肩上,度垣牆入園開門。」是人受迦羅 越言,上一人肩上度垣牆即開門。耶游陀迦 羅越及五百披羅門,俱入王園比丘尼精舍。 是時五百比丘尼共有六沙彌利,是六沙彌 利告耶游陀迦羅越言:「賢者迦羅越!莫得嬈 是五百比丘尼也。所以者何?皆是已得定意 坐者。」是時,迦羅越告六沙彌利言:「是五百比 丘尼,不為定意生,已捨壽命行取泥洹。」是 時,六沙彌利聞是語即惛擗地言:「誰當復教 誡我人者耶?誰當復諫數我人,當持衣鉢隨 誰後耶?」

是時,迦羅越告賢者六沙彌利言:「佛 先自說,一切恩愛皆當別離。賢者沙彌利莫愁 憂,但當勤行增精進。」是時,迦羅越取摩訶 卑耶和題俱曇彌舍利,持若干種香花妓樂, 恭敬撿取舍利著金床上,并五百比丘尼舍 利亦如是,便耶游陀迦羅越,并五百披羅門 迦羅越,俱取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并五百 比丘尼舍利到佛所。

是時,佛告賢者舍利弗 羅:「汝來!正東向叉手,下右膝著地,說如是:『有 在東方直信者直業者,三神六智大神足功 德已滿者,皆來到是間。所以者何?佛母般 泥洹并五百比丘尼已般泥洹,皆是阿羅漢 皆大神足,功德已滿,當共好葬之。』南方亦爾 西方亦爾,北方亦爾,東方亦爾。」賢者舍利弗 羅受語,即東向、南向、西向、北向請諸阿羅漢。 即時東方有三百五十阿羅漢來,南方亦爾, 西方亦爾,北方亦爾,合千阿羅漢在佛前。佛 便與千比丘僧俱,到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 舍利所,佛便坐,千比丘皆就座。

是時,佛便 告賢者阿難:「汝起,取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 舍利,以鉢盛之,持來著我手中。」阿難言:「唯 然。」便起坐取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舍利, 著鉢中持授佛,佛即以兩手受之。摩訶卑耶 和題俱曇彌舍利已受,佛便告眾比丘僧:「是 母人聚舍利也,本是惡身急弊卒暴輕心 數轉嫉妬,摩訶卑耶和題俱曇彌,已捨母 人聚身,男子所應得者摩訶卑耶和題為已 得也。」

是時佛令耶 陀迦羅越眾比丘僧,共為摩 訶卑耶和題俱曇彌并五百比丘尼起塔,已 起塔及惟舍利國人民及諸天人,皆共事摩 訶卑耶和題俱曇彌并五百比丘尼塔。

佛說 如是,諸比丘皆歡喜,起前為佛作禮而去。

佛說大愛道般泥洹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