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 148 國王不梨先泥十夢經

No. 148 [Nos. 125 (52.9), 146-147]
國王不梨先泥十夢經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, 國王不梨先泥,夜臥夢見十事。何等十事? 一者夢見三瓶併,兩邊瓶滿氣出相交往來, 不入中央空瓶中。二者夢見馬口食,尻亦食。 三者夢見小樹生華。四者夢見小樹生果。五 者夢見一人索繩,人後有羊,羊主食繩。六者 夢見狐坐於金床上,於金器中食。七者夢見 大牛還從犢子飲乳。八者夢見四牛從四面 鳴來相趍欲鬪,當合未合不知牛處。九者夢 見大陂水,中央濁四邊清。十者夢見大谿水 流正赤。王夢見是事已即寤,大恐亡其國及 身妻子。王明日即召公卿大臣及諸道人曉 解夢者,問言:「昨夜臥夢,見十事如是,夢即寤, 恐怖意中不樂,誰能解夢者?」諸道人中有一 婆羅門言:「我能為王解之,恐王聞者愁憂不 樂。」王言:「如卿所覩便說之,勿有所諱。」婆羅門 言:「王夢者皆各惡非吉事,當取所重愛夫人、 太子及身邊親近侍人奴婢,皆殺以祠天, 王可得無他;王有臥具及著身珍寶好物,皆 當燒以祠天,如是者王身可得無他。」

王聞婆羅門解夢如是,王即大愁憂不樂,却 入齋房思念是事。王有正夫人名摩尼,到王 所問王言:「何為入齋房愁憂不樂,我身將有 過失於王耶?」王言:「汝無過於我,自愁憂耳。」夫 人復問:「王用何等故愁憂?」王言:「汝莫問我,聞 者令汝不樂。」夫人復言:「我是王身半,設有善 惡王當語我,云何不相語耶?」王便為夫人說: 「我昨夜夢見十事,夢已即寤,我大愁憂恐怖, 恐亡我國及身妻子。我召群臣公卿諸道人, 為說所夢十事,有婆羅門為我解夢言:『當取 所愛重夫人、太子及邊親近侍從人奴婢及白 象名馬,皆殺以祠天,及所臥具著身珍寶皆 燒祠天,王身乃可得無他。』我用是故愁憂不 樂耳。」夫人言:「王莫愁憂!如人買金磨石好醜 善惡其色自見於石上,今佛近在精舍去國 不遠,何以不往問夢意?如佛所解當隨之。」

王即勅左右群臣,嚴駕而出,到佛所徐步徑, 王下車前到佛所,以頭面著佛足,却坐白佛 言:「我昨夜夢見十事:一者夢見三瓶併,兩邊 瓶滿氣相交往來,不入中央空瓶中。二者夢 見馬口食,尻亦食。三者夢見小樹生華。四者 夢見小樹生果。五者夢見一人索繩,人後有 羊,羊主食繩。六者夢見狐坐於金床上,於金 器中食。七者夢見大牛還從犢子乳。八者夢 見四牛從四面鳴來相趍欲鬪,當合不合不 知牛處。九者夢見大陂水,中央濁四邊清。十 者夢見谿水流正赤。我所夢如是,寤即恐怖, 恐亡我國及身妻子,唯佛為解所夢十事,願 聞教誡。」

佛言:「王莫愁!王夢者皆無他,王所 夢迺為後世當來之事,非今世。」佛言:「後世人 當不畏法禁,婬妷貪利嫉姤不知厭足,少 義理無慈心,喜怒不知慚愧。」

佛言:「第一、夢見三瓶併,兩邊瓶滿氣出相交 往來,不入中央空瓶中者,後世人豪貴者,自 相追隨不視貧者,王夢見三瓶併,正謂是耳。 王莫恐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二、王夢見馬口食,尻亦食者,後世人 作帝王及大臣,廩食縣官俸祿復採萬民,不 知厭足,王夢見馬口食尻亦食,正謂是耳。王 莫恐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三、夢見小樹生花者,後世人年未滿 三十而頭生白髮,貪婬多欲年少強老,王夢 見小樹生花者,正謂是耳。王莫恐莫恐!於王 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也。」

佛言:「第四、王夢見小樹生菓者,後世女人年 未滿十五,便行嫁抱兒而歸,不知慚愧,王夢 見小樹生果,正謂是耳。王莫恐!於王國於 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五、夢見一人索繩,人後有羊,羊主食 繩者,後世人夫壻出行賈作,置婦於後,便 與他家男子交通,食其財物,王夢見一人索 繩者,正謂是耳。王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 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六、王夢見狐坐金床上,於金器中食 者,後世人下賤更尊貴有財產,眾人敬畏 之,公侯子孫更貧賤,處於下坐飲食在後,王 夢見狐坐金床上於金器中食,正謂是耳。王 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七、王夢見大牛還從犢子乳者,後世 人無有禮義,母反為女作媒,誘恤他家男子 與女交通,賣女求財物以自供給,不知慚 愧,王夢見大牛還從犢子乳者,正謂是耳。王 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八、夢見四牛從四面鳴來相趍欲 鬪,當合未合不知牛處者,後世帝王長吏及 人民,皆無至誠之心,更欺詐愚癡瞋恚不敬 天地,用是故雨澤不時,長吏人民請禱求雨, 天當四面起雲雷電有聲,長吏人民咸言當 雨,須臾之間雲散雨去為不墮。所以者何? 帝王長吏人民,無有忠正慈仁故。王夢見四 牛鳴來相趍,當合未合不知牛處者,正謂此 耳。王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九、王夢見大陂水,中央濁四邊清者, 後世中國當擾亂治行不平,人民不孝父母 不敬長老,邊國面當平清,人民和睦孝順二 親,王夢見大陂水中央濁四邊清者,正謂是 耳。王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第十、王夢見大谿水流正赤者,後世諸 國當忿爭,興軍聚眾更相攻伐,當作車兵 步兵騎兵共鬪,相殺傷不可稱數,死者於路 血流正赤,王夢見大谿水流正赤,正謂是耳。 王莫恐!於王國於太子於夫人皆無他。」

佛言:「王夢見者,皆為後世當來之事,非今世 事,王莫恐愁憂也。」

王即長跪言:「得佛教,心即 歡喜,譬如人持小器盛膏,膏多器小,更求大 器盛之,安隱不復恐,今我受佛恩得安隱。」王 即為佛作禮,還歸宮中重賜正夫人,皆奪諸 大臣俸祿。王言:「我從今以後不信諸異道人 及婆羅門所語。」

國王不梨先泥十夢經